上帝的助手

2787 期(2018 年 1 月 21 日) ◎ 广荫颐养 ◎ 陆卫卫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等待访谈的时候,阿美坐在广荫颐养院大厅的沙发上,双脚并拢,双手互握,低头闭目在祈祷。她身材娇小,穿着整洁,脚上一双黑色的休闲鞋,乾净得看不到一点尘埃。

  我们一起走向电梯,她用步行器辅助走路,不需要任何人帮助。一开口就说,「我不太会讲话。」工作人员问她需不需要助听器,她说不需要。直到坐下来的时候,她才告诉我,「我已经九十八岁了。」

  

  

  

  母亲眼中的乖乖女

  阿美在广州出生,家境不俗。父亲经营生意,一家上上下下原有十几口,其中包括十三个孩子,减去夭折了的,幸存下来还有七个。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进城,父亲不得不逃到泰国去避难。哪知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家里的哥哥姐姐後来也跟了去,最後母亲为了哥哥,也到泰国去了。

  阿美说,母亲李氏出生於大户人家,据说跟香港的李姓家族也有渊源。那时候,外公打算让母亲来香港读书受教育。但是母亲那时候贪玩,不爱读书,便没有来。那个年代,女孩子都要缠小脚,开明的外公因为宠爱女儿也没有逼她缠脚。於是,母亲的脚缠了一半就把布条扯掉了,从此留下了绰号「放脚婆」。

  阿美说,「这些都是妈妈亲口告诉我的,她很疼爱我,甚麽都会讲给我听。」因为其他的孩子顽皮,而她最听话丶纯品,受了别人欺负也不吭声,所以母亲特别疼爱她。也因为哥哥姐姐要出去工作,弟弟妹妹又都还小,阿美性格温顺,从不跟人吵闹。她的学业成绩尚好,亦无需母亲操心,所以两个人在家中的时候,很喜欢聊天。

  她说,母亲离开老家去泰国的时候,她哭了好几天,哭到枕头都湿透了。她说她实在想不通,母亲为甚麽要走,她是多麽舍不得啊!

  那个时候,她才十六七岁,惟与二姐相依为命。

  姊妹情深丶上帝恩典

  母亲离开广州去了泰国以後,广州便只剩下比大她十几岁的二姐和她。

  二姐不顾父母亲的反对,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几岁,并已有四个女儿的男人。母亲离开的时候,阿美的二姐对着母亲拍心口保证,会好好照顾妹妹。从此阿美便一直跟着二姐住在她的大家庭里。

  从初中毕业後,阿美就直接报读幼儿师范专业。二姐家的三个继女,跟阿美年龄相若,所以都在一起上学,有时课间也会一起吃午餐,相处甚好。後来阿美又去了澳门读书,那段期间,刚好是香港沦陷时期。她记得非常清楚,那年她在六月毕业,十二月就开始打仗。等到仗打完了,她也跟着二姐来到了香港。

  阿美在学校里做老师,她的丈夫也是老师。其实,她跟丈夫早在广州时已认识。她的四姐和她丈夫的四姐,刚好是同一个宿舍的室友,都在广州女子师范读书。有一次,四姐的同学带着弟弟来家里玩,就这样认识了。但是阿美说,那个时候他们没有谈对象。因为家中的规矩是,读书时不谈恋爱。

  她的先生本来在大学里学土木工程,但是後来想做老师,与家人意见不合,就跟她一起从先生的大家庭里走出来,跟阿美的二姐一起住。

  二姐家最小的继女跟阿美关系最好,可能是年龄相近的缘故。二姐并没有生养孩子,对继女们也视如己出。

  有一次,最小的继女介绍了几只股票给阿姨(她称呼阿美为阿姨)。没想到,这几只股票大涨,让她赚了不少钱,於是阿美就和二姐一起买了巴丙顿道附近的一个千呎大屋。

  「我们的书房有一百二十呎,有两个一百四十呎的卧房,中间还有一个客厅。」阿美描述起那个房子,「这真的是神的恩典。就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祂帮助了我。」

  之後的几十年,阿美夫妇,还有二姐夫妇,同住在那里,直到二姐八十多岁过身,继而丈夫也离世了。

  丈夫离世的时候,有人好心劝阿美,不如让侄女们过来同住,也好照顾她。可是她拒绝了,她说她不想给人添麻烦。

  母亲和二姐都曾经说过她,「你这麽单纯,将来可怎麽生存!一定会成为他人的负担。」

  阿美有时回想起来也会觉得,父亲丶母亲丶二姐丶丈夫,还有弟弟,兄弟姐妹一个个都走了,她却愈活愈久,会不会真被母亲和二姐说中了。

  

  

  转化成为上帝助手

  阿美在丈夫过身後,一个人在这座千呎大屋里住了几年,她说也不觉得孤单。直到教会传道人陈姑娘向她推荐钻石山的养老院,说办得不错。於是,她便离开了那个家,开始住到养老院。她的钱便交由侄女们来保管,由她们帮手处理养老院的费用。

  她说一开始住得不错,挺开心的。後来有些不开心,很是担心自己是否成了别人一个麻烦。然後有一天,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像是上帝走近她的床边,拉着她的手说,「你还没到走的时候!」因为那个梦,她的心宽慰了很多。但是她每想起母亲离开时候,仍然会像孩子一样哭泣;想起二姐一直到最後都很担心她,也让她怀疑自己是否太过懦弱。

  在参加表达艺术治疗小组的时候,她给代表自己的面具涂色,面具的脸上有紫色丶有红色丶也有黑色。那些颜色交织在一起,有点鲜艳,有点杂乱和忧郁。阿美说,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有时候开心,有时候不开心。而面具旁边的爱心,便是代表她对母亲和姐姐的思念和祝福。

  她说她曾经在教会服务,大家都推举她做会长,但是她说自己并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却可以在背後帮助人。於是,她就帮助会长,在教会服务。如今,上帝来给她指示,叫她好好活下去。她说,她可以做上帝的助手,来帮助上帝,庇佑自己。

  圣经里说,「你早已死去,我已将你钉上十字架。现在,是我的圣灵在你的心里。」阿美说,这段话就是叫她要对自己有信心。只要有信心,就能克服困难。

  跟阿美谈话的当天,刚好是她其中一个侄女的生日。她告诉我,一大早,她就给侄女发去祝福的短讯,因为去年没有记得发短讯祝福她,侄女还有点不高兴呢。她跟侄女说,「姑妈一会儿没有空了,所以早些祝福你生日快乐。」

  我们聊着聊着,就过了吃午饭的时间。阿美发现我们聊了两个小时後,赶紧就喊停,还不住地跟我说抱歉。还说自己不吃饭不要紧,但是竟然让我也错过了吃饭时间,非常抱歉,还说要请我吃饭。

  後来,广荫颐养院的同工过来找她,因为吃饭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阿美赶紧站起来,借着步行器,自己走向门口。她的背有些弯,脚步却稳健。她没有回过头来,也没有再说一句再见。

  也许,对一个九十八岁的长辈来说,走路需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

  也许,是因为她终於为她心中的故事,找到了一个安放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她找到了跟上帝沟通合作的方法,最终获得了来自上帝的力量。

  (编按:相片已获长者家属及相关人士同意转载。)

  陆卫卫(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广荫颐养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