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立到接纳

2787 期(2018 年 1 月 21 日) ◎ 信.道.灵.心 ◎ 许德谦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耶稣会士戴迈乐(Anthony De Mello)谈及自己的生命转化:

  我以前是一个很紧张的人,容易焦虑丶抑郁又自我中心。每人都叫我改变,每个人都告诉我:你是多麽紧张的一个人。我痛恨这些人,但我又同意他们对我的看法;我很想改变,但无论我怎样努力,我总是没能改变自己。

  最令我伤心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都不住告诉我:你是多麽紧张的一个人。他一样坚持我要改变。虽然我没有办法恨他,但是我同意他。我感到很无助和困扰。

  直到有一天,我的好朋友来告诉我:「你不要改了!你这样子就好了!你改不改都没有关系了。你变不变也好,反正我就接受你这个人是这样子。我没有办法不喜欢你。」这句话像美妙的音乐进入我耳中:「不要改变!不要改变!不要改变!我爱你!」我放松下来,我变得有活力,噢!多麽奇妙!我终於可以改变了。

  (来自: The Song of the Bird,中译:弦外之音,光启出版 )

  这些年间,坊间流传一种释放祈祷方式,是针对个人的恶习(如:说谎的灵丶懒惰的灵或淫乱的灵等),奉主耶稣的名,宣告和它切断任何关系。是否真的切断了呢?在本人遇到的个案中,并没有;这些恶习被压抑了,转移用其他方式再折磨当事人。

  人能爱,也敢恨。当男子爱慕女子时,热切追求;但当她断然拒绝,他可以用镪水泼她。爱和恨,都是同一的能量(libido)来源,可见人的心灵既可行善,亦可行恶;不必也不应把责任推给魔鬼。

  上文的释放祈祷,混淆了邪灵(Devil)和邪恶(evil),妖魔化(devilize)了人的「恶行」(evil act),无形中定性某人心灵的某范围属於邪恶势力,用驱魔式的方法投掷到外间(cast out)。笔者认为,此种做法只会增加当事人的自我憎恶丶自我分裂和自欺欺人,推卸责任(给魔鬼),亦夸大了魔鬼的势力。

  荣格心理学(Jungian Psychology)的取向和释放祈祷大大不同,不是对立,而是接纳,把那些表面看来不好的「恶习」接到意识界来认识,最後整合到全个人格里去,这称作个体化历程(Individuation)。荣格分析师汤玛斯.摩尔(Thomas Moore)谈过,一位太太被邻居的男士吸引,有婚外情的冲动;她深爱这个家,为此非常困扰。在与分析师细谈之下,发现她要的其实并不是性关系,而是人生新的一页丶新的尝试丶新的工作,更宽广的生活经验;当她向着这方向探索时,那种性的吸引力就消失了。我想,如果在她未了解清楚前,就用释放祈祷,把她的冲动「切断」开去,後果会是怎样?

  我同意巨章兄的意见,他认为有些人不遵行圣经教训是出自骄傲和怠惰,不过有些人可能从心底里就不同意教会对某些罪的论述,所以他乾脆就不理。从「悔」到「改」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然而,我亦认同文亮兄说我们要进深;愈进深,就愈发现不同的风景。

  走笔至此,想起约谈室里多少的灵魂,被人「以爱之名」关心,却备受伤害,有点心痛。上主,求祢垂怜!

  许德谦(Soul Weaver 灵修导师及注册精神分析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