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的教会生活
卸下牧职重构身分

2787 期(2018 年 1 月 21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踏入退休的新生活,卸下牧者身分,退休教牧的教会生活是如何?会员堂退休教牧团契已於一月十一日举行「退休後的教会生活」专题讲座,由几位团员分享退休後的生活,并与其他团员彼此交流。

  锺嘉乐牧师原为圣公会牧师,在他退休之时刚好遇上制度变迁,不需回到原来的堂会当义务牧师。退休数年,他一直以义务同工身分四出到不同教会服侍,笑言:「『星期日去哪儿呢?』是最伤脑筋的问题。」他试过穿着便服坐在教堂里,因为牧师没有邀请帮忙,看着新任牧师「一脚踢」,甚至被会友问为何不去帮忙时,令他尴尬非常。

  近两年他按主教安排到不同堂会帮忙,走遍锦田丶天水围等地,他叹道:「随传随到,却失去自己的教会生活。」他直言教会始於是人的组织,总有人前来论及行政人事问题,他选择不回应,亦尽量参与不同单位的顾问,但坚持不发表意见,只用眼看。此外他亦透过whatsapp羣组及社交媒体与会友联系,每日分享经文。

  谢任生牧师认为退休教牧要小心决定离开或留在原先事奉的堂会,而最重要切忌垂帘听政。他指自己退休前五年已未雨绸缪,调整心态,不眷恋权力丶薪酬和他人掌声,在经济上亦作出妥善安排,他强调:「要明白不在其位,不谋其事,若然眷恋掌声,自己和他人也不快乐。」

  他直言浸信会的架构,牧师离开就完全地离开,「我很多次也不敢返回堂会里,因为人人望着你,有点尴尬,别人不知道你回来是甚麽意思。」他选择到访不同宗派教会体会各种崇拜模式,特别对礼仪产生反思和学习。他强调教会不是建筑物,而是羣体,因此他维持教会社羣活动,参加与原来服侍堂会无关的机构和堂会服侍,例如圣言书艺社和圣乐促进会的事工。

  从前负责长者事工的陆李丽裳女士,在退休前因心脏病而需要提早退下,突如其来的退休生活她却乐在其中。她分享最初每个月回原先服侍的堂会一次,新传道上任後她逐渐减少至几个月去一次,又坦言离开母堂已二十年,难以再适应,为免尴尬她去了女儿的教会,并协助教导基础主日学。

  她认为:「退休生活可以很充实,如何好好享受人生最後一程很重要。」她与先生不时看早场电影,又善用乘车优惠到处逛,有时在股票市场赚点生活费,而她最喜欢到邻近的长者邻舍中心参与活动,又成为中心义工。她指已开始准备人生最後一程,闲时执拾和清理旧物,她乐观地说:「我每日都有三个感恩,感恩过了一日丶感恩健康一日丶感恩接近天家一日。」

  杨健生牧师指,退休後虽然没有有形建筑物的教会,但视家庭为教会。他跟随子孙到其他教会参与崇拜,共享天伦之乐,亦笑言当被问为何到此堂会崇拜时,亦可回答:「我的孙儿在这里」,免去不少尴尬。他亦会根据家庭成员的生命状况,每晚发送金句到whatsapp羣组,藉此鼓励和表达爱意。

  会员堂退休教牧团契团长余英岳牧师亦表示认同,退休後他跟随儿子到宣道会崇拜,笑言自己准时到达,侧门离开,却非常享受与师母一同崇拜:「几十年来每个星期崇拜都要上台,很难专心敬拜上帝。」他笑指初时会在台下批评他人,师母却提醒他过去当牧师时也不喜欢被评头品足,他自此学习享受卸下牧职的崇拜。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