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坛的社会学(二)

2771 期(2017 年 10 月 1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讲道不单是技巧和方法,更加是生命的互动与流露。

  上世纪七丶八十年代的教牧,多出於战前或紧接於战後,属於吕大乐教授所说的「第一代」及「第二代」香港人。他们不论是经历过战乱,或是起码见证过香港比较艰苦的五丶六十年代:石硖尾大火丶台风温黛丶旱灾及制水丶六七暴动丶七一保钓丶廉政风暴⋯⋯。他们有较丰富和踏实的生活经验,而且多出身兄弟姊妹众多的大家庭,人际关系较圆润,人情世故也相对敏感。

  那日子香港大多数教会不算富有,给予牧者的待遇很微薄,更鲜有甚麽房屋津贴。悉闻几年前安息主怀的某华人名牧,六十年代一家几口住在北角教会礼拜堂後面一个小房间,只有一个小窗口,夏天燠热非常。另一位已退休的香港大牧,六十年代初出道时,教会租了佐敦道文英楼一个三百方呎的地方给他和母亲同住,而这单位後来也给了他所属教会的两位年轻牧师,这三人後来先後出任过该教会的会长,在香港享负盛名。

  新一代不少信徒或神学院教授,常批评今日教会的信息「离地」,但上一代的牧者讲道,虽然甚少谈及政治,但丝毫不「离地」,皆因信息背後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不论谈及「委身」丶谈及「奉献」丶谈及「作门徒」丶谈及「为主而活」,以至到了八丶九十年代提倡「简朴生活」或「属灵操练」,他们不单在讲圣经如何说,也有许多个人经历和见证。

  许多年前,香港教会曾流行过上世纪四十年代後期边云波先生写的<献给无名的传道者>:「是自己底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是自己底脚,甘心到苦难的道路上奔走!」这份气魄与精神,就好像建道神学院的百年校训:「开荒丶吃苦丶火热」,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後,已经开始式微,被认为不合时宜,也难以用这份精神去感召青年人投身事奉。

  讲坛上没有了吃过苦,又愿意吃苦的生命榜样,无怪剩下来的只是「成功神学」,所谓「凭信心」去祈求,上帝会赐你成功,攀上社会高位,儿孙入名校,癌症得奇迹医治⋯⋯!信仰只是一个扶手柄,帮你朝自己的想望前进,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离地」。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