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忠心

2725 期(2016 年 11 月 13 日) ◎ 传道故事 ◎ 拉西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神学毕业礼是整个神学装备历程最高峰的一刻!记得那天晚上,最感动丶最激励我的环节,是领命-所有毕业同学一同列队,像精兵一样,昂首挺胸地步出礼堂,口中唱着「要忠心,忠心,此号传播响亮;忠心丶要忠心,忠於你的荣耀王;要忠心,忠心,纵别人变节退後……」

  唱着唱着,眼眶也湿润了…… 毕业礼完结,我们带着使命进到世界服侍。这是个步向光明前途的开端,可是我的视线竟又变得模糊不清……

  开始在教会事奉,我并没有不现实地认为凭一己之力可以改变世界,可却仍免不了在理想与现实的落差中常常感到透不过气来。

  初出茅庐,在浪漫主义驱使下,我期望自己是怀着满腔热诚,不计时数,不问薪水,把最大的精神和爱都倾注在上帝交付我的小羊身上(当然教会没有亏负我)。可是,原来来到一个陌生的羣体,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重新适应时,所耗费的心力,非三言两语能道明,很快我便感到身心俱疲。

  每天我都不停盯着时钟,期望着「收工」的时间快到来;当对着自以为会很爱的陌生小羊时,原来根本爱不来;与家人相处,那个「理想我」又常常不知跑到哪里躲懒…… 「你这样没爱心,怎样做传道人?」这不只是家人的抱怨,更是自我内心的强烈控诉。

  在神学院装备的过程中,神学生都是寄予厚望,被捧在掌心中呵护爱惜;然而离开了神学院,来到真实的牧养场景,担起「传道人」身分的压力丶牧会的困难丶生命的软弱丶性格的不足;那种属於上帝的独特感很快就消磨殆尽。因为欠缺自信,又还未能在教会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便容易追寻别人给予的肯定:别人认为好,事奉就有价值;别人认为不好,事奉就没价值…… 怎麽当了传道人还会如此无能?我这样差劲,上帝喜悦我吗?我有这韧力,一生走服侍主的路吗?我会是「变节」的一个吗?

  这种种自我怀疑在牧会的初期常常萦绕在脑海中。庆幸是上帝让我有很体谅我的「上司」,赋予我很大的自由与成长空间,也愿意在我的软弱上以他们的经验提供支援。纵然迷失,但仍知道这是需要忍耐成长丶等候蜕变的过程。

  那种很独特的「属灵光环」渐渐变得暗淡无光,黯然地从高峰下来,才发现我真正要处理的,不是事奉表现得是否「忠心」。原来对於事奉者的生命价值,我一直存在着一些牢固的迷思,需要上帝来亲自调校……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