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的网罗

2725 期(2016 年 11 月 13 日) ◎ 信仰重寻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次提到,每个人都可能是自己过去的受害者,但这并没有丝毫削弱罪恶的道德性,反而显示出罪恶的内蕴深藏。它不是一些外在的诱惑或不良的影响,而是住在我们里头,伺机污染我们最纯洁的动机丶污损我们最良好的意愿。

  并且罪恶不仅是个别邪恶的勾当,最终也形成邪恶的结构。一个「犯罪集团」的成员,无论是否直接参与犯罪的勾当,最终都难辞其咎,譬如纳粹政府的办公室文书,甚或黑社会的跑腿。换句话说,我们不仅由於自己的行为而有罪,也因着历史的偶然而陷堕於其他人的罪行之中。

  二战後讨论纳粹罪行,往往纠缠於如何构成战争的共犯。传统伦理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按各自的行为被定罪;上一代的罪行,不应归到下一代的头上。但在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共同羣体的成员,有时却要为到其他成员以羣体名义所作的负责。战後西德民主政府对犹太人和战争受害者的大量赔偿,就体现了羣体共同承担的道义责任。

  天主教神学家卡尔拉纳(Karl Rahner)在他的《基督信仰的基础》中讨论到罪的「网罗」与「客体化」:当你食一只香蕉的时候,似乎并不牵涉任何道德判断。可是在这只香蕉运送到你手上的过程中,却涉及大量具道德争议的过程,譬如童工问题丶香蕉工人所遭受的种种剥削甚至虐待丶原产地与进口国之间的不公平贸易等。这样,你或许不需要因为手上香甜的香蕉而感到歉疚,却无法完全开脱跟整个运作过程的关系。

  这样,从心理学的角度,我们都活在自己过去的阴影之下,甚至是「自己的过去的受害人」;从社会学的角度,我们是不由自主地纠缠於他人的罪恶之中。而从信仰的角度,我们确实陷堕历史的网罗-这事实具有无可推却的道德含意。

  因此,我们不单看见具体的罪行,更经验到整个人类其实都不由自主地陷堕於一个纠缠不清的罪恶网络。或许这正是「原罪」教义的精意所在?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