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要有人做才存在

2717 期(2016 年 9 月 18 日) ◎ 传道故事 ◎ 杨乐怡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公义要有人做才存在」这是电影《危城》中杨克勤的人生哲学,他坚持公义,忠心於他所作保衞团的普城中捍衞公义和自由,即使到最後,周遭百姓因害怕,而背弃了他,他仍旧一肩扛起这沈重的担子。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一个叫普城的偏远城镇里,时值国家内战不断,军阀割据,普城的治安由保衞团团长杨克勤暂管。 教师白玲亲眼目睹军阀的少帅曹少璘在石头城无法无天,她辛苦从城里救出一批孤儿,逃难到普城投靠表哥,路上获得武功绝顶的前镖师马锋帮助,她想拜托马护送孤儿们到安全的地方,但已成为浪人的马因对曾持守公义带来的失望而婉拒。曹来到普城,认出白玲,玩弄之馀更杀了三人,被杨逮捕。为着公义,杨坚决不放曹,引发曹氏军阀的突袭,导致普城伤亡惨重,人民转向弃绝公义,宁补命而姑息杀人犯。电影转捩点必然在浪人马的逆转,与杨相处後激发起他骨子里的仗义之心,唤醒最初的信念,决意回普城协助杨打倒军阀。以粗旷形象包装的浪子,内心却深藏温柔关爱及热诚的一面,这样的他让我想起了自己,想起了一起在教会成长的朋友,也想起了现在牧养的青少年。

  自小在教会中成长的我,也经历过如马锋的心路历程,从小听过很多圣经故事,在教会中却看见不少「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的资深信徒,他们满口属灵话语,对别人的信仰多多意见;却无法在他们身上看到信仰的见证。成长中,因应导师和牧者的鼓励,担上了职员学习服侍,满腔热诚地做,结果却换来不少的批评和落差,於是一步一步往後退,因为当被要求/教导如耶稣般服侍,你却无法在对方身上找到耶稣,我想这便是教会其中一个流失率不断上升的原因。

  在《不可或缺的教会:重获流失的一代》》一书中,作者提到离开教会的青少年,大部分都形容他们从来都看不见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教会有甚麽联系,在教会中找不到追寻的热诚,甚或没有人能提供他们所需的养分。作者指出大概是因为我们努力令小孩子归信丶灌输知识;却没训练他们成为门徒,他们在教会的节目和团契中成长,却没有在圣经真理中得到造就,也没有实践的对象可模仿。当教会只是一个社交羣体,便失却了留下的意义。

  「信仰」,不少人都认为信仰只是一种信念;但耶稣不是只叫我们坐在会堂中拥抱信仰,衪吩咐我们活出信仰,是把圣经中的教导切实地在教会中丶生活中行出来。确实,社会复杂性增加,大学丶职场引诱上升都令青少年动摇,但若我们持守能行出来的信仰,便不致成为「离地」的信仰羣体。 看见马锋这个醒觉的浪子,再回看自己如何被持守行道的牧者重新点燃,发掘自己的召命,深深明白「信仰要有人做才存活」,因为信仰不应只是教条/主义,应是生命触碰生命的影响,当有人坚持活出信仰,信仰羣体的核心才能得以传承。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关爱心行动】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