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沦陷

2717 期(2016 年 9 月 18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这个暑假,分别有移民荷兰和加拿大多年的亲友回港一行,她们都嚷着回到童年时成长的地方—「新界」—看看,从荷兰回来的一位是在上水围村长大,加拿大的那位十岁以前则住在青山山脚(今叫屯门),我都曾劝他们可以不去就不去,但她们都很坚决的说一定要去,但去了之後又不约而同的大表失望,叹息为何新界变得那麽丑陋?

  新界今天到底还有没有乡郊?的确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新界原本是香港城市的後花园,是许多五十後丶六十後儿时郊游的集体回忆。近期有好几本关於新界的专书出版,有张少强的《管理新界:地权丶父权和主权》丶蔡思行的《战後新界发展史》丶许舒(James Hayes)的《新界百年史》(中译本),而最引人入胜的,莫过於黄佩佳的《新界风土名胜大观》,这书揭示新界曾经如此婀娜多姿丶美不胜收。

  这书写於上世纪二战之前,而作者就早於香港沦陷期间身殁。作者笔下的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即八十年前的新界,他不单有调查纪实的能耐与魄力,也有对新界风光的浪漫情感和想像,例如在风景一节,作者自创「新界十景」一词,指出新界十处风光如画的地方:「浪打金钟(西贡吊钟洲)丶云蒸凤岭(凤凰山)丶望夫化石丶观音坐莲(元朗八乡观音山)丶潮湾秋月(沙田海,今大部分已填平)丶杯渡晚钟(屯门青山禅院)丶昂平禅地丶鞍岭朝阳(马鞍山)丶帽山俯瞰丶娘潭飞瀑。」

  单看这些名字,已引人入胜。在十景之中,作者尤推崇沙田,他眼中的沙田恍如中国西湖,更视望夫石如保俶塔,道风山作屏南晚钟等等,而今日仍幸存的道风山丛林,正是作者撰此书时达成,而从黄佩佳的文章可见,他对基督教西教士的评价甚高。

  今日新界除了高耸入云的摩天巨厦,就是沦为「棕土」处处的废车场和回收仓。大部分所谓「原居民」早已财迷心窍,视土地为提款机。回来怀旧的亲友惊讶故乡美景早已荡然无存,旧迹几乎无法可寻。其实无法可寻的又岂止「新界」,香港好多美好事物已日渐失存,这正是我们今天必须正视的事实。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关爱心行动】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