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杀者家属同行
给予空间表达接纳

2717 期(2016 年 9 月 18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香港,平均每十小时便有一人选择以自己方式结束生命,每年平均有近千个自杀者。他们遗下的亲友,有人自责,有人愤怒,有人带着疑问过活。面对自杀者亲友的伤痛,教会和信徒应如何与他们同行?

  去年某深夜,Yoyo下班回家,见到弟弟坐在梳化上。弟弟是个滥药者,曾接受福音戒毒但不成功,需要长期服用精神科药物。因家人不愿同住,他只偶尔回家吃饭,不会过夜。那晚他迟迟未走,家人因需休息,便催促他离开,惟期间发生口角,弟弟突然情绪激动冲进厨房,Yoyo即紧随进去厨房,却见弟弟蹲在窗边,她冲过去扯住他的手,弟弟却说「你不要理我」,然後甩开她的手,一跃而下。

  Yoyo本是个很容易自责的人,有时甚至会把不必要的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事件对她而言,理应会留下永不磨灭的阴影和一生愧疚。但奇怪的是,那刻突然有个意念提醒她:「弟弟这次自杀是他个人的选择,你并不需要自责;你也别往下望,因你看後是承担不到其後果的。」Yoyo随即不敢向下望,她觉得举动和意念均异於平常的自己。

  录了几趟口供後,她体力透支,感觉很无助,希望有人可以为自己代祷,於是打开Whatsapp通知了近百位基督徒好友,「收到他们回覆『会为你代祷』,甚至只是一个祈祷手的图案,已令我感到很大安慰,我觉得上帝使用Whatsapp为我辅导。」後来见到丈夫连连失眠丶偶有自责,她相信是上帝透过反常的举动减低事件对她的伤害。

  教会传道安慰她後,给予很多实际建议,又有传道转介殡仪业弟兄帮助她处理後事。但令她始料不及的是一向反对基督教的母亲,竟一口答应丧礼以基督教仪式进行。弟弟生前曾受浸,能让他有尊严地离去是Yoyo的心愿,在戒毒村牧师和牧者帮助下,丧礼得体地完成。

  她回忆说:「我不想影响妈妈情绪,所以不敢在家哭,甚至不敢将事情讲给亲友听。」Whatsapp里的信徒朋友成为她的情绪出口,至今她仍定期发放代祷信息,让朋友与她同行。

  事发半年後,她在教会分享见证,弟兄姊妹知道後轻轻拍她肩膀,说句「你很勇敢」,Yoyo很感动地说:「家属其实需要空间适应,若在短时间内太多人关心,太多人询问事发经过,反而是在伤口上洒盐。」

  

  表达接纳提供协助 忌即时谈宗教话语

  圣公会圣匠堂长者地区中心安宁服务部高级服务经理(美国认可死亡学院士)梁梓敦先生多年来参与推动「护慰天使」计画,透过招募义工,帮助丧亲者办理後事,关怀临终者及丧亲者家属,至今已帮助超过二千八百宗个案,其中包括自杀者家属。他指出,自杀者家属得悉亲友自杀第一刻,通常会感到震惊及难以相信,甚至出现内疚丶遗憾丶自责丶愤怒等情绪,而且可以长时间持续,「与有预期死亡的丧亲者不同的是,他们会想很多事,是否因为曾闹过打过死者而导致其自杀,又或没有做防止死者自杀的事。」他续言,不少家属会感羞耻,认为是不光彩的事,有基督教背景者尤甚,「他们会认为触及到不能做的事,於是不愿意告诉教会,甚至觉得无地自容而离开宗教。」

  梁续言,曾有信徒的家人因精神病而自杀,回到教会後感到教友关心自己却不认同死因,感到好不自在。他不讳言:「我亦曾出席过自杀信徒的丧礼,教会代表发言时说:『我感到很难过,弟兄将要被永远隔绝,因为自杀是基督教不容许的事。』从神学角度他可能是对的,但当刻却无法安慰到家属。」他认为对丧亲者家属而言,宗教可以是帮助,也可以是伤害,在乎於教牧拣选从惩罚与审判,还是宽恕与怜悯角度去表达。

  与自杀者家属同行,他建议首要的是接纳,然後是聆听和陪伴。同行者可以透过说三类说话同行,第一类是观察到的感觉,如「我看见你很难过」,忌在说话上加盐加醋;第二类是分享自己的感受,如「我听到後也很伤心」;第三类是提供实际的协助,如办後事丶落口供丶家居清洁丶煮饭带小孩等生活事务。

  他又提醒同行者要避免说「节哀顺变」等说话,及说太多宗教话语:「例如父母丧失子女时,有教友说是上帝的祝福。家属问为甚麽?他却说要对神有信心。」他直言圣经中,约伯丧亲又破产後,对神有很大疑问,经历时间才跨过苦痛。他建议同行者给予时间,不要强迫他们祈祷丶返教会,团契则可派出相熟代表团友,表达关心和向团友报告近况,减少对丧亲者的压力。

  

  自杀者会遗下信息 丧礼表达接纳关怀

  自杀的问题不单在社会上发生,亦有教会经历过教友自杀,要牧养其家人和教友绝非易事。香港圣公会明华神学院副院长丶北角圣彼得堂主任牧师林振伟分享处理教友自杀的经历,他指十多年前牧会时认识一位患上思觉失调的青年人,平日行径甚是正常,亦有定期辅导及见精神科医生,他曾向牧师提及大学同学及家人问题令他困扰非常。未信家人其後将丧事交给教会处理,「每个自杀者都有信息希望留下,可以是控诉丶责备丶不满或是自责。」林牧师说,在丧礼上牧者应为自杀者讲出所留下的信息,他认为家庭深远影响了青年人,故当时透过信息教导提醒其家人。在过程中他亦刻意不提及死者是自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方式离开世界」作为取缔,并多加表达接纳,透过诗歌关怀家属。

  「圣公会很少在教导上强调绝对不能自杀,因为每个人也曾有自杀念头,只是程度和选择问题。」林牧师说,人生有高低起伏,教会应导引会众思考平淡日子时应如何过度,找寻生命价值,可以为世界留下甚麽,而非带走甚麽。他从神学角度指出,犹太人对死亡的看法并非生命的结束,而是赞美上帝的终结,因为死後要到阴间停留,但同样他们相信上帝仍然会听祷告,这源於圣经指上帝创造生命的目的是让人赞美祂。

  

  团友自杀引起疑问 牧养回应得救问题

  基督教会活石堂(九龙堂)堂主任王少勇牧师去年经历一位患有躁郁症(Bipolar)的教友自杀,团友得悉後非常难过,有初信团友更问及得救问题。他指,在神学上讨论多年仍未有肯定答案,从牧养角度而言给予生者盼望最为重要,因此他回应说:「我认为是得救的,因为耶稣说过,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谁』也包括自杀者自己。」

  他续指,活石堂内部有指引,凡肯定离世者已信主,并渴望教会协助,不论死因均会为其举行安息礼拜。该自杀者家属将丧事交予教会办理,除惯常程序外,主持重申死者已归回天父怀里。教会亦安排大殓时,让亲人在遗体前讲出最後说话,并用经文回应安慰家人,因自杀者家属情感复杂,牧者会按情况代死者向父母道歉,帮助他们疏导情绪,减少遗憾,事後亦会安排有专业辅导资格的牧者定期探访跟进情况。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一起走过从前】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信.道.灵.心】

【各司其职】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关爱心行动】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