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追求和谐息事宁人
无助建立真正和平国度

2702 期(2016 年 6 月 5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信徒作为和平之子,常为追求和谐而凡事息事宁人,渐渐失去批判能力而变得固执,这源於未有真正理解圣经所谈的和平。面对现今社会处境,教会应先了解冲突成因,继而尝试播下化解冲突的种子,而非单纯追求复和,才能建立真正的和平国度。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叶菁华指,部分人在思想上存在偏执,变得自以为是,如单向追求和谐者被称作「和平胶」,他们谴责非法暴力行为,却回避真理公义问题,对政制暴力视而不见。同时,他又留意到勇武派也有部分人存在偏执,如主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行为,甚至将人标签化作耻笑对象等。

  他以基督教「正义战争论」反思香港的勇武行为,该论述提到一些关於正义战争的要求,例如面对敌国侵略可采取适当武力丶开战前必先经过谈判丶战争不可伤及无辜平民等。惟他认为,此说法将部分战争合理化,但事实上战争本质就是运用武力杀人,也必然伤及无辜,因此不可能是正义。「我虽然不完全同意此说法,但至少它列出了使用武力应有的要求,让信徒反思今天香港的勇武情况,带来一点亮光。」

  叶菁华表示,有时为减轻死伤,无法避免采取武力,在此情况下已非善与恶的选择,而是恶与更恶间作出拣选。「当无可避免选择以暴力伤害别人,也不能振振有词,自以为正义,反而应感到罪疚,所以必须时刻仰赖上帝恩典,祈求赦罪。」

  「因为上帝的国不在乎饮食,而在乎公义丶和平及圣灵中的喜乐。」(罗十四17)因此他表示,我们不能只讨论「和平」一词,而忽略了公义和圣灵中的喜乐的重要性,强调基督教和平包含了正义,若无正义便没有真正的和平。「复和前若不追求正义,谈甚麽复和?」

  上帝国度与「和谐」国度

  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基督教思想(神学与文化)教授邓绍光指出,今日香港人听到「和平」总会想到「和谐」,然後想到「河蟹」,这是受到过去几年收编异见情况所影响。但他指和平可以有多种理解,而同样的字,不一样的内容,重新定义的做法在圣经中也常出现,如借用希腊哲学的「道」(Logos)和流行社会的字词「福音」,他亦采取颠覆丶置换的策略解读和平。

  他强调基督教一直重视和平,不论登山宝训丶圣灵果子等经文都谈及和平,终末的上帝国度更是指和平国度,但绝非等同地上政权所建立的「河蟹」国度。他解释,耶稣指自己来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这是指传福音会挑起世界攻击,甚至杀害,因为上帝国度不受世界欢迎。」邓绍光续指,耶稣洁净圣殿并非要发动暴力革命,而是作出先知式行动,针对圣殿压榨贫穷人,作出象徵性审判行动,却因而引起祭司长和文士动杀机。

  「上帝的国度没有『河蟹』性,也不与地上国度和平共存,相反是批判地上种种压制的国度,从而带来真正和平。」他说,真正的和平绝非像地上国度主张的维稳丶息事宁人丶大石砸死蟹丶人多势众等,也非只诉诸拥有最大权力者,反而尊重微小声音。耶稣的到来正是让人预视和平国度,祂在地上建立新羣体,将彼此为仇的隔阂消除,更以「小子」的谦卑身分出现,既无权亦无势,甚至作奴仆为门徒洗脚。因此信徒应谦卑当「小子」,绝不能将世界的权势丶地上所拥有的职权身分带进羣体中,否则教会不成教会,「现在教会仍未是新羣体,而是在朝向新羣体的过程中,因此『河蟹』仍会出现,就算不在你教会,也会在金钟教会出现。」

  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罗秉祥引述“Just Peacemaking”一书内容,指当中建议两国开战前应先尝试减低冲突,做法包括保障双方安全丶谈判丶肯定弱势者的人权和公义丶不要发出伤害对方的流言丶成立小组揭露真相等,目的全是为了缔造和平正义。他表示,书中带出和平非消极劝阻争执,而是以行为主动化解双方潜在的冲突,「今天教会是否有做和平之子的使命,尝试播下化解冲突的种子,当中肯定不是『河蟹』或单单讲求复和。」他补充,若冲突是因不公义的制度丶政策或权力分配不公所致,令有些人受苦,基督徒应主动减低导致人反抗的因素,而非单纯劝阻争执。

  是次讲座主题为「使我作你和平之胶?」,由神学路思於五月三十日假旺角浸信会举行,吸引逾百人出席。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性」在反思】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各司其职】

【图像春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道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