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

2689 期(2016 年 3 月 6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看了一出话剧,是艺术节的节目,名为《论语》,内容可不是讨论孔子,场景设定在一羣要考DSE的学生的中文科补课课堂上,讨论的是此时此地的关注。剧中的老师对学生说,他是取代原来的老师来负责这几节补课,他姓朱,学生可以叫他「阿朱」。

  我离开中学已久,不知道这样称呼是不是很普遍的事。学生给教师取浑号由来已久,有好意的也有难听的,不过总是学生私下言谈才用,当面称呼总会叫「某Sir」「某Miss」,又或跟随更传统的称呼「某先生」,广东人口语简化为「某生」,这「某生」没有性别分别,男女通用,指的是老师。

  先生的称谓,在我童年时是很尊重的称呼。父母会教训子女∶「你这样的行为,先生会这样教你吗?」又或儿童在家中告诉父母,先生这样这样说,父母就会按照吩咐办事。时移世易,今天的师生关系与家长态度,浑不是那麽一回事了。

  大学的老师,碰口碰面都是「某教授」丶「某博士」,可是在聚旧的场合见到一些老师,我还是称呼为「先生」,教授丶博士是世俗学术地位评价,先生却是一种关系。至今我仍念记生命中的各位先生,他们不是完美的人,性情甚至可能奇特,但是他们有一共通特点,就是在传授知识上能引起学生的兴趣和钻研之心,在人生上有他个人生命体验的传递,韩愈《师说》提出「传道丶授业丶解惑」,都已包括在内。「先生」,不只是传授知识的人。我为生命中的先生感谢上主。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性」在反思】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各司其职】

【图像春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道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