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会观遇上公司注册法团(下)

2689 期(2016 年 3 月 6 日) ◎ 各司其职 ◎ 志仁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大部分教会都有一个法定的董事会。董事会履行一切法律责任,并且会按订定的宗旨来推行会务。因此,教会就会按注册的宗旨来组织执行委员会,通常这是执事/值理会。执事/值理会怎样组成呢?通常是透过教友大会选举出来的,这非常符合初期教会的做法,亦非常配合民主精神。但请各位同工注意,选举的本质之一是赋权,即透过全体教友以选举和投票的形式,赋与执事/值理们权力来管理教会。因此,教会筹款装修丶招聘同工丶申请水电丶电话设施等,都由执事/值理会议决。

  执事/值理会按上帝的引导招聘牧师,并从牧师中选定一位担任堂主任。这位堂主任接受教会在生活上的供应,即现今社会所说是受薪的。但无论是接受生活供应,还是受薪的,情况只有一个,堂主任就是在堂务上被问责的人。即一切同工之间配搭得好与不好丶事工发展得畅顺与否丶堂址提供的设备器材是否适切丶教会未来的三丶五年发展丶接棒丶婚丧嫁娶丶生日死忌丶堂庆会庆丶聚餐旅行等,总之是「乜都关佢事」。至此,由董事会丶教友大会丶执事/值理会到堂主任,各个职分清楚明白。在商业社会的运作中,职级清楚明白,决策一出,各司其职,做到就做,做不到就关门。但在教会运作上却多了一层神学上的教会观,公司注册是我们在香港成立教会的处境,正正就是要我们把神学上的教会观落实在香港这处境上,将两者调和才能成为教会各司其职的土壤。我们不能只取公司注册的问责,也不可以只是辛劳,但不理会承诺了的目标,一个个人家庭都要有长进,何况一个有使命的上帝的家。

  神学上的教会观是一羣被上帝所召的信徒聚集,并有特定的礼仪和认信,这就是教会了。按此,在教会的司职就是推动不同有关人的事工,包括关怀丶牧养丶团契丶小组丶崇拜丶祷告等等,这些是神学上教会观的司职。但今天,我们在教会观之中有一个制度,就是法定的则例丶选举的赋权和问责,在这个处境中我们先要认定:上帝在香港设立这类型的教会,使之继续福音的使命,因此,我们在职责上,就要尊重,并要按此而司职。

  我用上两期的篇幅去讲说这个架构,绝对不是认为公司注册法和神学上的教会观有冲突。我想指出的是,做同工的,要严肃地正视一个事实,上帝正正在香港使用这种教会运作的形式来继续服侍人羣。这种形式虽然有它的不足之处(其他的形式也有不足之处),但我想强调,如果我们作上帝忠心的仆人,在这个处境之下,各司其职的意思就是认同创会的宗旨,守法,执事/值理丶堂主任丶牧师和同工们都善用福音的权柄,彼此尊重和服从。任何一种体制在落实处境化时都需要不断更新,教牧同工们正正就是来填补当中不足之处,多吃一点苦,成就不足之处,别人就看见我们忠心事主的态度。

  下期题目:体制决定职务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性」在反思】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各司其职】

【图像春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道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