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仁」?

2689 期(2016 年 3 月 6 日) ◎ 信仰重寻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人生如梦。梦醒,彷佛不留半点痕迹。当一切灰飞烟灭,还有甚麽留得下来?说到底,信仰并不是让人在烟消云散之前感觉好过点,而是求问,天地间到底有没有不灭的实在(reality)。

  小时候读《幼学故事琼林》:「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纯粹白描直述,反映国人对宇宙秩序的基本理解。文天祥进一步认为,那终极的实在是天地间的浩然正气:「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是这股正义之气,为人们的存在丶活动提供必要的框架和规范。

  当然,从一个现代物理学的角度,在一个封闭的热能系统,熵(entropy;指规律秩序的衰减)的数值,会随着自然的过程而增加,直到一切彻底地崩分离析,回复到一个完全混沌丶随机的状态。兑换一个形而上的说法,佛家认为那终极的现实就是「涅磐」,也就是回归到一个圆寂丶空无的状态。故谓一切都不过是转眼成空的光影色相。

  这个似乎接近现代科学的虚玄本质,却不足以否定丶削弱或解释宇宙间的规律秩序。至少在我们认知的历史,彷佛存在着一股抗衡的力量,支撑着这个世界不至於重堕虚无。

  只是这充塞於宇宙间的浩然之气,与蜉蝣众生之间存在着一种怎样的关系?是老子所说,「以万物为刍狗」,不徇任何情面的客观规律?抑或是一位可以接近丶听人祈求的「上主」?

  就现象所见,祈祷或寻求一种超越的沟通,却是人类近乎不能自己的内心行为,以致你可以在任何一个种族丶部落丶传统丶文化中找到。无论是求生丶求雨抑或祭祖丶祭天,从最原始的部落到最古老的文明,都以上天为一个可以沟通的对象。当然,人们如此相信,并不证明事实就是这样。但如此跨文化丶跨地域的现象,却无论如何不能简单予以抹杀。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性」在反思】

【传道故事】

【信仰重寻】

【各司其职】

【图像春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道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