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会创会百年讲座最後一讲
基督教社会服务及坟场发展史

2658 期(2015 年 8 月 2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创会百年讲座「基督教与香港」最後一讲,已於七月二十六日举行。宏恩基督教书院社会工作学院院长关锐煊教授从「基督教与香港社会服务」,分享社服民营化的发展,并展望人口老化带来的教会需要。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丶基督教中国宗教文化研究社社长邢福增博士则从「基督教与香港坟场」,讲述本港基督教墓地的起源,及与中国传统文化间带来的张力,当日有约一百五十人参加。

  政府角色转变 民营化渐兴起

  基督教在香港社会服务中一直担任重要角色,不少孤儿院丶医院丶学校均由基督教团体开办。关锐煊教授指,慈善的理念源远流长,在明清两朝以後,始在民间推崇思行合一丶不求回报的公益行动。而基督教的慈惠事业则建基於上帝赐予人慈悲为怀的心,人因实践爱邻舍的教导,而「入世」作出无私分享的行动。

  香港早年的社会服务多由教会发起。自五零年代後政府渐减其社关角色,民营化才渐渐兴起,特别让宗教人士承担。关教授指,民营化虽能减少政府财政支出丶使服务更有效率丶增加民众参与等,但同时要面对其他财政丶人手等困难。他举例,私营安老院缺乏护理人员丶物理治疗师丶医生等专才;牟利的私营院舍亦导致福利服务变得阶层化,弱势人士得不到优质的服务;加上政府评量困难,只能提出最基本门槛给私营院舍遵守,令长者难得到优质照顾。

  银发教友日增 及早正视需要

  关锐煊认为,教会需要更团结参与社关工作,若由宗派变成合一工作,成效会更大。他建议说:「基督教人才济济,若成立公益慈善服务智库研究民生问题,提供专业实务上的考量,必然事半功倍。」除此,教会可以主动募集公益慈善服务基金,并大力推动培训教牧同工的安老服务技巧。他又提醒教会要及早正视人口老化问题,包括教会电梯是否足够应付将来银发会友剧增的需要。

  他总结说,当代教会对社会服务的了解,除了是动慈心的怜悯,亦突出了对公义的要求,「基督教的服务不只是为人争取丰衣足食的生活,更是要人活得有尊严」。他最後提醒教会开展社会服务工作的时候,不要抱持「人有我有」的心态,应先计画好方向,评估所能承受的资源调配,并先培育好会友关社的意识,避免造成「好心做坏事」的结果。

  设立新教墓地

  公共与神圣间

  对香港基督教坟场历史素有研究的邢福增博士指出,从信仰角度看死亡,即是由「现世」进入「他世」。而坟场则是活人为死人预备的空间,并在空间上建构各种礼仪。中国传统墓地主要属私人或家族性质,相反欧洲的墓地多是在城市里,以社区或教会为中心,但两者均属社会空间的「异域」。他补充指,坟场与社会关系有紧密结连,因为人死後,仍然会按其生前的身分地位丶种族丶宗教来划分到不同的墓地安葬。

  香港首个墓地於一八四一年在湾仔设立,後迁跑马地香港坟场现址,称为新教墓地(Protestant Burial Ground),中文名为「红毛坟场」及「耶稣教阴城」,主要安葬客死异乡的英军和欧美移民,亦包括何启家族等地位显赫的华人。该墓地经多次易名,辗转於一八八九年变成公立的殖民地坟场(Colonial Cemetery)。邢博士说:「基於早期殖民地政府的宗教性,政府认为公立及新教是等同的,坟场中的礼拜堂也是由政府兴建。」其後政府设立「日侨墓段」给予日本人安葬,但仅占地一隅,并禁止焚香及燃放爆竹。随着宗教性渐趋淡化,终於一九六一年易名“Hong Kong Cemetery”,取消任何宗教仪式的规范。

  优惠华人教会 批出多幅墓地

  「早期殖民地政府没有理会华人葬地问题,反而是传教士向总督争取华人基督徒的墓地,先於一八五八年取得太平山区坟场。」邢博士说起华人信徒墓地的起源,後经传教士再申请,一八八二年取得薄扶林整个山头,名为「薄扶林耶稣圣教坟场」及「中华基督教寝茔」,即华人基督教坟场(香港)现址。该场现时仍保存零散的旧式建筑,包括大口环道入口的古老门柱,及一八八二丶八四年家族合葬的墓碑。政府再於一九零四年批出联合道白鹤山山坡,即华人基督教坟场(九龙)现址。

  除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外,政府应传教士诉求,先後在新界屯门丶荃湾和离岛长洲多处地方批出独立基督教坟场。其後又在沙岭增设基督教坟段予部分基督教会。邢福增直言政府此举完全是对基督徒社羣的特别「优惠」。此後,政府已停止批出墓地给基督教会。

  传统文化张力 订明丧葬礼仪

  华人基督教坟场面对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张力,於是各宗派坟场场内订明丧葬礼仪,包括不得向先人献祭物等坟场规则,但仍然无法与传统割断。邢福增引述六零年代,联会公坟部部长林子丰曾慨叹信徒笃信「风水」,致管理困难。基督教於期间也尝试建构礼仪,如编写《丧葬礼文礼歌》,并於清明节丶重阳节举办思亲礼拜,自七零年代後则未能持续。不过,邢博士认为基督教「此世」与「他世」的观念,仍能在不少墓碑中呈现,如刻上「主视千年如一日,人生百岁不多时」;也有旧式的坟墓建在地面上而非地下,意即期盼主再来复活时,可以及早迎接主。邢福增博士认为华人的基督教墓地,正正在基督教与传统文化的张力中,展现了独特的融合与调和形态。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云彩见证】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关爱心行动】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