蜩鸣时节

2650 期(2015 年 6 月 7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老三回家告诉我,穿过公园的时候,蝉鸣贯耳。叫我去走走听听。我故意抢白∶「不用到公园去,我耳朵裹面就住了一只蝉!」当然,耳鸣的声音跟蝉并不能相比,用流行的说法,蝉可是「巨肺」歌唱家。不过那不眠不止的声响,倒是可堪比拟。

  从人的角度来想,蝉有点可怜。蝉在树枝上产卵,虫卵孵化後幼虫掉落地上,幼虫就钻入泥土中,长期蛰伏,由一至十七年不等,时候到了,破土而出,不经蛹的阶段直接变成成虫,飞上枝头过它地上短暂的「虫生」。雄蝉发出巨响吸引雌蝉,人类以为它唱歌,原来它自己是听不见的。我们不禁想∶那不是很荒谬吗?

  搞文学的人就是这样,人生没有想透,倒去嗟叹虫生。中国的诗人咏蜩咏蝉的作品很多,也是画家常用模特儿。也许我们实在不喜欢在泥土中生活多年的想法——人埋在泥土中就不再生活了嘛——所以认为好容易才飞上枝头,却只有短短日子,实属可怜。这都是人的偏见。哎,如果蝉在枝上唱它一年半载,你受得了吗?

  蝉以吸吮树液来维持生命,所以蝉寄住的树枝不久就成了枯枝。蚂蚁甚麽的倒是欢迎它,因为可以在蝉钻出来的破口分享树的汁液。以虫为食的动物也很欢迎它,蝉的蛋白质含量高。大概蝉是很美味的吧?因为人也喜欢吃蝉。华北地区以金蝉入馔,滥捕狂抓之馀,金蝉在一些地方快要绝迹了。哎,人才是最可怕的生物。不过为了继续有食材供应,现在已开始人工繁殖。我肯定他们不会繁殖十三年蝉,投资期太长了!你看,泥土中的长期生活,还是有道理的。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云彩见证】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