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足协会长选举

2650 期(2015 年 6 月 7 日) ◎ 新闻捕手 ◎ 陆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国际足协五月二十九日进行会长选举,五月三十日明报大字报道「白礼达连任FIFA会长英欧威胁杯葛世杯」。真若如是,粉丝将会十分失望。

  国际足协由会员国组成,会长则由会员国一人一票选出。会长有相当影响力影响足球比赛的发展。足球运动由欧洲开始,因此一直由欧洲国家主导。近年足球运动遍及全球,亚洲丶非洲丶拉丁美洲水准日高,因此由白礼达在任二十年期间,开始了向亚非拉倾斜,例如减少欧洲区世界杯三十二强席位,增加亚非拉地区席位,因此甚得亚非拉会员支持。

  是次选举前两日,美国及瑞士高调以打贪名义拘捕七名国际足协高层,用意甚为明显:不能让白礼达当选。目的是维持欧洲地区的既有利益(当然与美国的利益相同)。包装手法则以道德高地的打贪为名,意图影响选举结果。结果未能如愿,因而发出威胁杯葛的声音。选举後白礼达回应「如果(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信中的是另外两国的名字,我想我们不会有今天的问题」。意思是针对由俄罗斯及卡塔尔取得二零一八年及二零二二年世界杯主办权。

  宣教历史也有十分相似的经验。宣教事工由欧美开始,二百多年来一直是龙头大哥。近年欧美的宣教心态有了调整,美国仍然保持不变,欧洲国家则有了转变。由於第三世界(昔日欧美的殖民地)的信徒已大大超越了欧美,加上本色运动及处境化神学出现,宣教学上已不再称呼这些地区为第三世界,改以称为三分二世界(重点在人口),欧洲国家由宗主国—殖民地关系转为平等的伙伴关系。在彼此尊重及合作前题下,继续推动普世宣教事工。至於美国,或多或少也受影响,然而大部分教会仍保持了中世纪十字军东征心态,以充足资源及回应使命的动机下,继续进行普世宣教。

  在足球历史及宣教历史亮光下,香港前境可以学习甚麽功课?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云彩见证】

【一起走过从前】

【亲密关系】

【传道故事】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新闻捕手】

【爸爸刘言】

【牧心世情】

【经典看人生】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