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会对我的期望⋯⋯是「JOY」,还是灾?

2609 期(2014 年 8 月 24 日) ◎ 徵文比赛 ◎ 吴月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当我思想:香港教会对我的期望,我脑海浮现了「JOY」与灾,这两个字的发音相似,但意思却截然不同。香港教会有时给我鼓励,有时又给我压力,这个属灵羣体给我的感觉,是既爱又恨。

  读中学时,我跟着同学到教会,在一所福音堂慕道,教会要求弟兄姊妹忠心爱主,勤读圣经。我每天放学回家就先做主日学功课;等车、坐车都唸圣经;返主日学要勤到、早到;每年参加春、夏、冬的读经营,我得到主日学老师和同学的鼓励,总算勉强达标。教会给我「勤到奖」作鼓励,至於「特勤奖」,我始终是遥不可及。我在那里犹如婴孩喝营养奶,吸取甲级营养,脑袋迅速地成长。我感到有压迫感,但是我的信仰根基被打稳了。

  十年培育,出嫁啦!我的「娘家」教会欣喜地把我交给「夫家」教会,得到「夫家」教会牧者的信赖,我这个新妇就开始了教主日学的生涯,我的学生由幼儿到长者俱备,最难得是我婆婆也成為我的座上客。得到「娘家」教会悉心的栽培,又能在「夫家」教会实践所学的,教学相长,可以说是好,不过面对教会的期望,我感到不容易啊!女儿们仍在幼儿时,适逢教会青黄不接,事奉人手短缺,那时家庭和教会都有很多事发生,我好像与马同跑,期望喘不过气的日子快些结束。

  教然后知困,我就到了神学院进修。六年的「少林寺」操练,我遇过「私家」老师,同学都「跳船」,但我逆来顺受,果然我得到是C+成绩,我很失望!神学院真是高手云集,在那里,我有机会与来至各方各派的弟兄姊妹切磋砥礪,神学知识更上一层楼,对我而言,这是无价之宝!可是我有多少次落泪,我有多少次捶胸,教会又知道吗?

  教会觉得信徒到神学院进修已经很好,在毕业礼上有执事称讚我,想起来也有点不好意思。最近教会有足够教牧同工,我可以有休息的机会。十二岁的女儿嚷着要到英语教会体验,我就陪她去,过了几个月,她开始了服事,还在大堂崇拜领祷,这时候,我更加肯定天父的看顾,我们一家踏上当年结婚的祈愿──我和我家必定事奉耶和华。

  人在世有多少个十年? 当我信主五十年后,我会是怎样?教会对我的期望又会是怎样?很难想像到。教会的根基是主耶穌基督,我也是教会的一分子,从教会来的压力、催迫感,又可说是推动力,所以香港教会对我的期望是「JOY」而非灾。我仍然喜欢我的教会,我会记着自己是客旅,我的弟兄姊妹也是客旅,大家彼此照应,同走天路。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成為教会里的执事,甚至被召作传道人,我要谨记:逐步逐步的引导信徒,让他们乐意承担使命。

  吴月明(《基督教週报》金禧记念徵文比赛优异奖得主)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徵文比赛】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