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暇放暑假

2609 期(2014 年 8 月 24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早上在家居楼下看到成羣少年人经过,有些还有貌似家长的人陪同,一直往山上走去,感觉应是附近一所中学的中一新生,不禁略感讶异,还有两星期暑假才结束,哪门子的学校一大早要新生来学校﹖补课吗﹖学习适应吗﹖我不是学生,却代他们觉得委屈。

  暑假是多麼好的时间,或许说,暑假曾是多麼好的时间!当兴趣班、暑期补习班并未成為「疫症」以前,儿童还有一点空间,去明白甚麼是閒暇。运气好的,会有家人陪伴游戏,或到祖父母家胡闹——带给上一代很大的安慰,或与堂兄姊表弟妹一起玩,将来他们的家庭观念会宽广一点;还有游泳打球远足,令回忆丰富多彩。若是父母都要上班,可以在家玩儿(不是打电玩),到图书馆借书,不用理会课程、考试甚麼的,只在兴趣与想像的大海泅泳,该有多麼酣畅。

  最近翻阅余光中一篇文章〈回顾瑯嬛山已远——联合岁月追忆〉,记他在中文大学的日子,说是起雾时从山顶的联合书院走回第六苑宿舍,「简直出入王维的五绝」。「那时九广火车尚未电气化,也不过一阵鏗鏗,一声汽笛,立刻山又是山水又是水了。益信科学是忙出来的,而文学是閒出来的。」

  文学固然需要空间,而科学可以忙出来,也得要从生活拨出大量时间。閒的重要,今世似已彻底忘怀。暑假本是製造空间,让儿童学共处也学自处,而后者更為重要。每年见两三岁娃娃、十二岁少年,都要提早结束暑假,去「适应」学习,不觉啼笑皆非。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徵文比赛】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