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戏节研讨会
為福音去到尽

2609 期(2014 年 8 月 24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由福戏网络主办之福戏节2014今年有多套舞台剧公开上演,剧目包括《奇妙王国》、《给爱丽狮之拔丝香蕉》、《官与贼的故事》、《团圆》、《寻迷.於那黑白灰的彩色空间》等。以「為福音,我哋可以去到几尽?」為题的研讨会,已於八月十七日在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泉福堂举行,有逾五十人参加。

  神学与媒体文化跨学科研究学者任志强博士以「面向文化,回归福音」為题分享,他直言今日很多人没有深思「文化」和「福音」是甚麼,甚至以為电影、戏剧就是文化,事实只是文化下衍生的產物,但从文化產物可以揣摩到当时的文化。他续以「主祷文」作例解释福音的内涵,主祷文是耶穌基督亲自教导跟随他的人如何祷告,而在马太福音记载的前文,耶穌正在讥讽法利赛人和文士的行為,如祷告时用许多重复话,以為话多了必蒙垂听。任博士说:「因為是耶穌亲自教的祷文,所以有理由相信主祷文是第一代基督徒和及后几代,在信仰上最重要的共同认信。」

  任志强博士认為主祷文是非常处境化,内容完全针对当时处境的难题和挣扎,在主流文化下如何忠於所信福音、上帝而生活。他分析当时文化背景指,当时信徒生活在罗马帝国残暴、高压的统治下,钉十字架正是政治维稳的手段,用恐惧来控制帝国;而耶穌和信徒所处的加利利,是赤贫、被压榨之地,任博士说:「為甚麼耶穌要医病?因為加利利的医疗、生活条件都不理想,当地的人很多一病不起几十年,等耶穌医治。」罗马帝国对加利利非常不公平,倾斜得连他们仅有的都夺去。

  所以主祷文的内容都充满彻底的颠覆性,任博士指首句「我们在天上的父」,对当时连上帝名字都不敢直呼的犹太人来说,耶穌叫门徒跟自己叫上帝作「父亲」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及后「愿祢的国降临」等内容更是直接挑战罗马帝国和凯撒王。求上帝赐今日的饮食、免债,都是与当时生活贫乏,还要缴交沉重的圣殿税有关,他不讳言:「现代信徒看『救我们脱离兇恶』看得好虚无,但我敢肯定当时犹太人听到,只会想起罗马帝国那恶者。」任博士重申,从主祷文去看福音的内涵包含了深度的颠覆精神,不向所处世界的所有价值观、权力结构卖帐,甚至去颠覆所有。他鼓励在戏剧等文化场所工作的信徒,要对现行文化处境敏锐和省察,也要好好体会思考,揣摩福音的内涵和颠覆的精神何在。

  今年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的蔡瀚亿先生,曾经参演福音剧《唯独祢是王2010》。他分享初入行时因排戏和教会团契时间相撞,令他十分争扎。他最近接拍了一套鬼片,引来被人质疑基督徒身分,於是他思考剧本内容与信仰的关係。他希望电影内容即使不是直接与福音戏剧有关,但透过演绎角色能与观眾分享社会中不同人的生活,引起观眾关注他们,也感染观眾感受上帝的存在,即使是负面的题材,只要以生命為重,仍可让观眾思考正面信息。

  导演许树寧先生分享多年前成立基督徒话剧团「慕临轩」,原意透过话剧传福音,但结果观眾全都是信徒,他后来成立了剧团「树寧.现在式单位」。他认為不是直接将圣经内容倒入就是宗教电影、舞台剧,反之圣经有很多罅隙可以想像创作,曾修读过神学的他说:「圣经是敍事文体,可以用文学角度读,创作前先释经找更多背景,能有助事情提升。」他以作品《亚伯拉罕的眼泪》為例,利用想像对话,质疑亚伯拉罕献以撒纯粹為讨好上帝,最后带出背叛、出卖、顺服的主题,让观眾反思。

  演员王祖蓝先生提到年前韩国电影《密阳》,好些信徒认為是反基督教而不敢看,但他认為是挑战人面对自己的黑暗面,他希望信徒欣赏艺术时不要混淆、固步自封,因為如何詮释是由观眾决定。他指戏剧内容多是由欲望、障碍、目的、成长四部分组成,就如圣经中的亚当夏娃、以色列冲突、新天新地、永恆。他认為信仰与艺术有很多共同点,更比喻说:「假如人生是上帝给我们的剧本,剧情可能写定了很多,但演出过程才是重要,我们有没有听导演(上帝)的教导,由不同人演出来可以很不同。」他又言,戏剧的来源是希腊酒神节的祭祀方式,他希望基督徒可以「抢回来」,把舞台变成祭坛献给上帝。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徵文比赛】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