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信会在香港的第一页
—一八四二至一八四八

2607 期(2014 年 8 月 10 日) ◎ 香港教会巡礼 ◎ 刘振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於一八四一年一月被英国佔领,当英国国旗在香港岛升起后十三天,一行八人的基督新教宣教士由澳门抵港作探路,可是他们对这个人口不足二千五百人的小渔村不感兴趣。施美夫(George Smith)是其中一位传教士,由英行教会(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差派;他与其餘七人皆认為中国北部城市的人口素质远比香港的优秀,故完全排除在香港开展宣教事工的考虑(主却有奇妙的引领,施美夫其后於一八五零年成為首任香港圣公会主教)。由於他们对香港在宣教上的观感,令至很多差会都不愿意在香港开展宣教事工,包括这殖民地宗主国的差会,遂造就机会让美国浸信会的宣教士首先进驻。

  罗孝全(Issachar Jacox Roberts)是第一位抵港的美国浸信会宣教士。於一八四一年十一月在波士顿举行的每三年一次大会(The Boston Triennial Board)中,他被接纳為浸信会宣教士,与叔未士及叔何显理(John Lewis & Henrietta Shuck)伉儷同被指派為前往中国的宣教士。罗孝全停留在澳门的动机与叔未士相若:伺机开展广州福音事工。於一八四二年二月十六日,英驻华全权大使砵甸乍(Henry Pottinger)确定香港為自由港,罗孝全闻讯随即从澳门到香港定居,而叔未士伉儷则於同年三月十八日,花了十二小时,由陆路从澳门来港与他会合。与此同时,粦為仁(William Dean)因健康关係,需离开曼谷转往其他工场;同年他抵达澳门,并到香港、厦门等地观察,发觉香港对其健康最為合适,故於同年十月二十四日由澳门抵港与罗、叔两位牧师会合。自此,浸信会在华宣教歷史的第一页遂由罗孝全、叔未士伉儷及粦為仁伉儷五位共同撰写,也是基督新教宣教歷史在香港的第一页。罗孝全甚至可能较罗马天主教首位宗座监牧(Prefect Apostolic)若瑟(Theodore Joset)於三月三日抵港还要早。当时英国的浸信会差会(Baptist Missionary Society)由於财力原因,未能差派宣教士前往最新建立的英国殖民地─香港,然而她仍从其禧年基金(Jubilee Fund)拨出五百英镑奉献与美国浸信会海外差会(American Baptist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作香港殖民地宣教事工经费。

  这三位首先踏足香港的宣教士,他们各有不同的贡献和影响。

  由於差会的粮草不继,叔未士在港安顿后便担任《中华友报》(The Friend of China)的副编辑,以解生活燃眉之急。对他而言,其首要任务乃兴建教堂和房屋;他得到时任的英国驻华全权公使、及后成為首任港督砵甸乍(Sir Henry Pottinger)的支持,把皇后道(Queen’s Road)滨海地段拨作兴建教堂;至於建堂费用,砵甸乍及驻港海军司令汤赫拔(Sir Thomas Herbert)更各捐五十英镑,加上他获澳门及广州外侨捐献一千五百元,教堂遂於一八四二年五月十五日建成,称為皇后道浸信会(Queen’s Road Baptist Church),此乃香港第一所浸信会,举行粤语、英语崇拜,故能服侍华人与外籍人士。其后,街市福音堂(Bazaar Chapel)於翌月落成,服侍对象為潮语人士。此外,基督教教育乃叔未士其一重点事工。他曾设立一所学校,其后於一八四四年三月,叔何显理师母开设香港第一所英文寄宿女校,由於反应异常热烈,需即时扩校,於同年九月落成,座落於荷理活道。然而,叔何显理师母却於两个月后因病安息主怀,年仅二十七岁,葬於跑马地坟场。此乃对叔未士个人、教会及学校事工带来沉重的打击。叔未士為安顿五位失去母亲的子女们,遂於一八四五年十月与其助手杨庆(叔未士在华的第一个属灵果子)离港返美;两年后回来,但其身分已转為美南浸信会海外传道部的宣教士,工场亦转為广州及上海。

  起初,叔未士与罗孝全二人在皇后道浸信会事奉,后来由於二人的性格差异產生合作问题,遂分道扬鑣。当时,经叔未士、罗孝全和粦為仁三位在香港的浸会宣教士投票决定,罗孝全被派往香港岛南部的赤柱开展事工。赤柱是一条偏远的小村,旁有英军军营。罗孝全的服事对象為文盲為主的少数村民和驻紥的英兵。对此罗孝全感到不满,不断向美浸会差会的地区书记白加(S. Peck)投诉,声称感到孤单与孤立。约一年后,他把赤柱的事工交予助手,自行返回港岛北部的住所,并参与街市福音堂的事工,也协助皇后道的事工,间中返回赤柱进行探访。后来,美浸差会在叔未士和粦為仁的要求下,把罗孝全派往黄泥涌(今天的跑马地),但他看来不想留在乡间事奉;在郭士立(Karl Friedrich August Gützlaff)的鼓励下,罗孝全曾於一八四四年五月私下前往广州,令他更心繫广州,故於一八四四年十一月向美浸差会请辞。自此,罗孝全再没有返港事奉。

  粦為仁与太太粦巴倩荷(Theodosia Barker)及暹逻(泰国)华人助手在香港开展事工,可惜粦师母抵港两个月后因天花病逝。由於他们在暹逻的服侍羣体是潮汕人士,故在港的潮汕羣体乃其服侍对象。粦為仁的潮语事工极可能是首先借用皇后道浸信会,其后转往街市福音堂。 於一八四三年七月,粦為仁与助手郭向(或何庆,Hok Heng的译音)曾抵达当时為中国领士的长洲,在那里开展事工。由於粦為仁的健康原因,他於一八四四年末曾返美养病,至一八四六年十月回港,其时他已身為美国浸信会差传联会的宣教士;及后於一八四八年九月再到寧波休养,其后便专注於圣经翻译事工,并没有重临香港。然而,在港的潮语事工已在长洲、土瓜湾、尖沙嘴等地区开展。

  虽然这三位美国浸信会宣教士在港的停留时间不长,前后共六年,个别的仅两年,但他们已撒下了种子,奠定了根基,好让后继的上帝僕人完成主对香港的计画。

刘振鹏(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实用神学(基督教伦理)助理教授)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情景】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