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香港信义会堂会发展简史—
上帝在香港设立的灯台

2578 期(2014 年 1 月 19 日) ◎ 香港教会巡礼 ◎ 巫玉揆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帝设立教会,也引导教会的发展,而一间教会发展的重点,是在不同地区设立堂会,牧养在该地区的信徒。香港信义会是由内地南来的教牧组成,随后在香港不同地区设立堂会,若不是上帝的引导和眷佑,很难发展到今日的地步。所以,我们一路回望堂会的发展歷史时,其实也在数算上帝怎样从一九五四年一直引导我们至今。就歷史而言,上帝的带领有以下三个阶段。

  始创时期的发展(五、六十年代)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一日,前中华信义会同工及信义神学院师生自湖北灄口抵港,该院师生及各差会宣教师开始在调景岭、大埔墟、沙田铜锣湾等地展开佈道工作。一九五零年五月二十六日铜锣湾教会(活灵堂)假道风山举行第一次洗礼,成為香港信义会第一间堂会。国语联合礼拜堂(真理堂)於一九五零年元旦开始聚会,成為第一间在九龙开设的堂会;马鞍山堂则於一九五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举行奉献礼,是第一所自建的礼拜堂。

  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七日,15间堂代表,包括元朗、沙田铜锣湾、九龙仔、喜灵洲、荃湾、沙田、加连威老道、马鞍山、李郑屋村、钻石山、石塘咀、筲箕湾、北角、大埔墟、九龙城;以及机构和差会同工共64人在道风山举行第一届总议会,通过组织章程并选出彭福牧师為首任监督。这时,信徒有2,203人。

  六十年代伊始,香港人口急增,堂会的发展十分迅速,转眼间已增至30间,教友人数亦增至11,123人。一九六八年,本会感到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有部分堂会因為按立牧师的问题而退出本会,使到堂会的数目由45间减至35间,教友人数由12,748人减至10,252人。

  这段时期,除了受洗人数迅速增长,就是设立了3间中学,21所小学及幼稚园;及几所座堂式的礼拜堂,包括马鞍山堂、真理堂、活灵堂、尊圣堂、天恩堂、钻石堂(旧址)。此外,熟识本会歷史的人都知道,本会可说是一间难民教会,对南迁香港的难民之恩情,是不可磨灭的。笔者十分记得,本会於始创时期,确实提供了不少难民服务,例如开设缝纫班、识字班;并派发衣物、毛毡、奶粉、午餐肉等物资,那时,我还年少,对於衣著不甚讲究,奶粉亦不是我所好,但有午餐肉作餸菜,却是回味无穷,现今回想起来,本会这些服务工作,对我信主肯定起了一些催生作用。

  差会整合时期的发展(七、八十年代)

  这个时期,本会仍在美国差会支持下,继续发展堂会,以及建立起不少社会服务事工,这些堂会大多数是在学校及服务机构设立的,例如在沙田青少年中心建立沐恩堂;真理堂在马鞍山信义小学建立马鞍山真理堂;救恩堂在秦石青少年中心建立佈道所;天恩和马氏堂在幼稚园内建立的颂主和基恩堂。此时,适值香港兴起植堂的热潮,於是主恩和鸿恩堂植有永恩和颂恩堂;生命和钻石两堂植了锦上和长沙湾堂。

  本会与挪威、芬兰差会亦签署合作协议,属於挪威差会背景加入的堂会有平安堂、荣真堂、中心堂、圣爱堂、蒙恩堂、圣善堂、葵恩堂;在芬兰差会背景加入的有元光堂、灵暉堂、灵安堂、彩园堂、灵工堂、灵匠堂、灵风堂等七间堂会。按一九八九年的统计,本会堂会的数目又迅速地增至53间,教友人数虽然增长了12.45%,但二十年间仍徘徊於11,529人左右,可说是停滞不前。

  笔者将两个时期比较,堂会数目增长了51.42%,教友只增长12.45%,為何差距如此巨大呢?究其原因,除有不少堂会重整名册,将一些有名无实的教友剔除。但最重要的,是本会於一九七零年十月二日与美国差会签署「十年自养计画」。除採取人事冻结之外,亦实施转业办法,有眷属的同工可一次领取转业金一万八千元。这项计画,虽然在八零年之前大部分堂会已经达标,其中仍有一些结束,甚至有教牧需要转业金。此外,53间堂会之中,最少有25间主日崇拜只得三、五十人聚会,比率达47%。这些堂会之中,部分更到了一潭死水的地步,此时若不是芬兰、挪威差会将事工整合,使其建立的堂会陆续加入,恐怕本会教友人数将大為倒退。

  强化堂会时期的发展(九十年代至今)

  据一九九零年的统计,本会堂会数目由53间再增至56间,教友人数跌至11,310人,比率轻微跌了1.89%。最哀伤的是,主日崇拜的总人数更低至3,377人。本会為了力挽狂澜,也為了适应九七时代的转变及教会的长远发展,因而成立「九十年代宣教策略小组」,制定了一项重要政策,就是不以植堂及建立新堂会為主干,而是要将弱小的堂会强化起来。从此本会便进入一个励精图治,以及自力更新的时代,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耕耘,结果得出美好成绩。

  九十年代结束,本会堂会再增至57间,教友人数回升至12,372人。然而,最令人惊喜的,主日崇拜的聚会人数升至歷史新高,平均每次4,998人,较一九八九年3,377人,十年间增长48%,这个增幅虽然微不足道,却打破了二十年来差会整合时期的闷局。

  二零一二年底,堂会数目减至50间,但令本会最值得高兴的,就是主日崇拜平均人数再创新高,达到6,676人,较十三年前又升了33.57%。此外,教友人数又打破了三、四十年来难以逾越12,000人之关口,高达17,703人,可见九十年代强化堂会的策略走对了路,收穫甚丰,并将少於50人崇拜之堂会减至5间,结果令我们雀跃万分,也使本会可以成為香港的灯台。

  (更正:本专栏第2576期文章,提及「⋯⋯基本上没有一间在中华大地的新教基督教会於二零一四年时是超过一百零七年」,应為二百零七年。特此更正,并向作者及读者致歉。)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联会新会堂巡礼】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跟耶穌】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