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而又

2578 期(2014 年 1 月 19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惯常听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字咁浅」,真的,由左至右轻轻一笔这麼一画就写成了。但请试翻翻厚厚的而又重甸甸,未计几十页附录就有近一千六百页的《辞海》,它的内文一掀到第一页第一个就是「一」字。

  在分目中,从「一一」开始,到最末那一目「一佛出世、二佛湼槃」(语出水滸)就有三百条。再在习字或书法来说,写个「永」字有永字八诀,这个「一」字也有五诀,真是并不简单,这正是中国文字奇妙之处,更奇的愈是笔画少的愈难写。

  在偶然一次与友人谈起,提到一个「又」字,也是差不多连小娃儿都熟识的,试试查查字典、辞书,只查到读音「右」,字义是复、再,在辞海中找不着有另外一目的註释。可是在惯常日常的话语中,用得可多了,连你我也不例外,甚至又又连声,可圈可点。

  又一点鐘喇、又一日喇、又一个月喇、又一年喇,这是欷歔、感喟、慨嘆的口头语。是直觉得时光飞逝一去不復返的嘆息,亦有自励和勉人的提醒,说来似不经意,又有语重心长的思维。

  在自忖中,偶然回想到一些前尘往事,最近或往昔的,甚至说错做错过竟再重蹈故辙,会自责地暗里又说又為甚麼?又怎会这样?尤其是对着后生晚辈的训诲教导,也常像督责般又这又那,不期然地信口而出。

  这个又字,笔画只两笔,可是放在人们的生活中,对己、对人、在家庭、在社会、对同工、亲友、大家彼此彼此,都不知用过多少次,也真值得好好地反省这个—「又」字。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联会新会堂巡礼】

【城市心灵】

【如此我信】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职场跟耶穌】

【译经随笔】

【香港教会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