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不灭

2575 期(2013 年 12 月 29 日) ◎ 生命故事 ◎ 扬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為争取平等自由,曼德拉身繫囹圄二十七年,其中十八年在罗本岛(Robben Island)监狱五号囚室度过。该囚室在曼德拉离世后燃点了一枝蜡烛作追思。

  年终将至,回望一年,有生死诀别的哀伤。人离开了,还有永留心中的情和事。十二月再送别曼德拉,虽然感触,但却有更多的感动,并且带着最大的敬意告别伟人,好像要提醒大家走向新一年的时候,要延续曼德拉宽容宽恕仁爱之道。

  我们年轻的日子听着他入狱的事蹟,又看着他出狱,带领南非走向种族和解,他是我们这一代的伟大导师,亦因為曼德拉,很嚮往到南非一游,甚至想买下那面巨大的南非国旗,但想到家中没有悬掛的地方,所以没有买回来。最近有朋友在南半球某处度假,寄来电邮告诉我见到当地的革命遗跡,一下子触动了家国情怀,有点唏嘘。我在电邮中回覆说:「人既身在南面,可以更接近曼德拉了。」那是很不经意的回应,希望可以给朋友一点安慰和盼望,只因我们还可以选择爱与和平。我又讲了一些年终的感想,就是这一年我「放下」很多,所以特别感受到曼德拉留下宽容宽恕的宝贵。

  《纽约时报》刊载了专栏漫画作家 Patrick Chappatte 题為「曼德拉之后」的政治漫画。漫画中有五个人站在分叉路上,指向右边的巨型路牌写着「曼德拉的路」,那是通往阳光晴天,指向左边方向的,有三个分别写着「愤怒」、「苦涩」、「冲突」的路牌,通往阴霾密佈的山岭。那五个人或惊讶或疑难或思索,犹豫未决。这两条路正是人类方向的对照。人的心底渴望是愈走愈明亮,但偏偏走在分叉路的时候又偏执而行。我这一年体会放下的美好,但愿自己也可以行在先贤路上。

   前年在一个见到先父的梦中,父亲驾着一架大房车,我在车的后座忙着工作,父亲回望,就是那份宽容。当时只道是上主给我的安慰,那份宽容印在心里,遇上失意失落,就提醒自己要对人对己宽容一下。今天发现原来不是一个简单的梦,是愿景是方向,因為已体会在宽容中所得的自由和释放。一年总结,心中无憾。展望明年,愿烛光不灭。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