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毒助康復计画諮询
探讨如何帮助吸毒者

2575 期(2013 年 12 月 29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禁毒常务委员会数月前发表《验毒助康復计画諮询文件》接受市民表达意见,该计画透过强制性社区验毒辨识吸毒者,赋权予执法人员,在合理怀疑下可要求有关人士验毒,被发现的吸毒者将会转介接受辅导及治疗。香港基督徒学会与基督徒社工於十二月十八日举行「验毒,『復』唔『復』?」研讨会,有支持尽早推行计画,寻找吸毒者予以帮助,亦有反对声音认為计画「头痛医脚」且花费警力,应先切实找出吸毒问题根源,并让吸毒者回归羣体。

  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副教授许宝强博士引述资料指出二零零八年保安局禁毒处数字4.3%中学生曾吸食毒品,但同年在美国有47.4%(十二年级学生)、英国22%(十一至十五岁学生),他说:「香港吸毒情况很低,但政府却说很严重,过去更投放五亿元做禁毒工作。」他补充有逾九成中学生知道吸毒的危害,并表明不会吸毒,但政府仍不断投放资源做禁毒教育工作。

  他批评计画是「头痛医脚」,错误的方法带来不少反效果,又指有团体製作吸毒跡象表格予家长,但内容如「行為表现变差」等跡象都被视為有可能吸食毒品,令不少缺乏教育的家长產生压力,变相製造怀疑、恐慌的文化,令家庭关係变差。自愿验毒试验计画至今仍未成功找出吸毒者,他建议政府应解决根源,把金钱和警力等资源投放在打击供应上,并检讨吸毒者消费的原因,例如学生是否考试压力过大,再拟订认真有效的禁毒措施。

  尽早推行计画 主动寻找拯救

  基督教正生会行政总裁林希圣先生则表示支持尽早推行计画,帮助吸毒者重生。他解释:「我看滥用药物问题的观点与联合国相似,视之為高危流行传染病,需要尽早找出带菌者。」他又指近年毒品残害身体的程度较三十多年前严重得多,几年间就能把身体功能废掉。而吸毒者亦从过去仅限於黑社会成员,转变成為今日青少年流行次文化,毒品平民化令更多阶层的市民可以接触到。

  「在基督徒立场上,耶穌说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所以我也强调要主动寻找、帮助吸毒者,他们需要外力帮助。」林先生说。他又以拯救珍贵动物作比喻,捕捉动物加上追踪器是為了令牠们生存得更好。他相信计画赋予警权能弥补现时的缺口,他举例近年不少家长发现子女在家吸毒报警,但警察到场搜不出毒品,即使吸毒者有明显跡象也不能拘捕,他重申:「我同意政府推行计画,尽快识别吸毒者。」

  放下犯罪偏见 协助融入羣体

  大埔区中学通识科主任、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博士生(兼读)黄天生先生分享大埔区校园自愿验毒试行计画推行两年,并未成功找出吸毒者。他以圣经一百隻羊有一隻走失的比喻反思验毒计画:「我们要思考那隻迷羊是贪玩还是被排挤所以走失,是僱工还是主人把牠找回来,走失的原因是否真正得到解决?路加福音十五章有三个比喻,而最后的是浪子比喻,结果是大哥不接受浪子回来。」

  他劝吁,信徒羣体看吸毒现象时先要放下只有对错的二元角度,不要自义地与吸毒者割离,看不见他者需要。然后要寻找他们吸毒原因,他大胆假设:「青少年可能用吸毒行為向我们所塑造的『正常世界』作出挑战。」他续指,香港教育制度和社会根本性地规范了所谓「正常模式」,在模式以外的人却被视為不正常。他曾接触一些吸毒年轻人,他们透过吸毒得到安慰、超逾感,黄天生说:「说他们犯罪前,有没有想过他们其实是被罪者,是被社会伤害的一羣。」他亦指耶穌每次行神蹟医治后都会让康復者回到原本的羣体,经过大埔区试行计画后,他反思计画未能让学生真正认识吸毒者,也无法令吸毒年轻人重新融入羣体中,认為计画仍具很大的改善空间。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