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新亚精神

2554 期(2013 年 8 月 4 日) ◎ 世说新语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陈茂波七七年中大新亚会计系毕业⋯⋯日前在立法会上唸出新亚校歌: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千斤担子两肩挑」来描述自己的心迹,马上被校友狂轰,揭他根本不明白此句之义,更有违校训诚明。」

   《爽报》30.7.2013

  部分新亚校友及学生指摘发展局局长陈茂波不单止曲解了新亚精神,更加违反新亚书院的校训,根本不配称之為「新亚人」。但究竟新亚精神是甚麼?它现时还存在吗?谁又堪称「新亚人」呢?

  新亚书院创立於四九年十月十日,创校校长钱穆先生於开幕典礼上强调,新亚精神就是復兴和重建中华文化,并且与世界各种文化接轨,俾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更加灿烂和丰富。

  在五十年代匱乏的日子,新亚精神还包括了甘於简朴和安贫乐道。在《新亚遗鐸》一书,钱穆先生提出「新亚精神」包括了在物质条件困乏中仍志气高昂,择善而固执,不向五斗米折腰。新亚校歌「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乱离中,流浪里,饿体肤劳我精。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正是道出了这份胸襟和气魄。

  随着一九六三年香港中文大学正式成立,新亚书院无可奈何地成為其中一员,从此接受了政府的资助,而钱穆校长亦黯然於翌年辞职,上述那份本来的新亚精神实际上已划上句号。

  陈茂波局长毕业於七七年,他当然没有见过钱穆先生,恐怕连唐君毅先生、牟宗三先生等的名字也好陌生。他在立法会上引述新亚校歌来剖白心迹,其实也是搞错了,因為他混淆了「狮子山下精神」和「新亚精神」,他心目中的「奋进」和「多情」是物质性的,跟本来的新亚精神风马牛不相及。

  但批评陈局长不懂新亚精神的人也当自省,我们又知道新亚精神多少?「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所描述的精神境界和生活方式,试问谁又够胆夸口自己能做到?

  昔日耶穌指摘法利赛人,将难担的担子强加於别人肩上,自己连一个指头也不愿动,这警告今天仍有效。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破局锦囊】

【朝鹰珍藏】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联会新会堂巡礼】

【世说新语】

【圣化工作间】

【心灵絮语】

【教关爱心大行动】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