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旅的观感及反思—
写在港沪教牧交流会之后

2495 期(2012 年 6 月 17 日) ◎ 文林 ◎ 湛乃斌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与湛师母於四月往上海参加由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举办的「港沪教牧交流会」,这是我第三次踏足上海。第一次到上海是在八十年代,中国推动开放改革,当时中国的教会领袖王明道先生出狱后搬到上海居住。我陪伴北爱尔兰的麦农理牧师前往上海探望王明道先生夫妇,那是我们第一次相见,也是最后一次的会面,因為王明道先生两年后便安息主怀。

  上海当时给我的印象是非常落后,印象最深刻的是机场。当年的旧机场是我所接触的最落后的机场之一,下机后我们步行到一幅墙后面拿行李,那裡并没有行李输送带,工作人员从墙的另一边把行李从墙上的一个圆洞传送过来,但今日的上海新机场已经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国际机场;开放三十年,上海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二次到访上海是十多年前的事,我与香港圣经公会的代表团探访中国基督教两会的领导人,洽谈和合本圣经修订事工,中国基督教两会给我们亮了绿灯,愿意支持有关的修订事工。那次的探访,我们得到两会热情的接待,也参观了两会的印刷厂及华东神学院,同时也成就了中国两会在香港举办中国圣经事工展览,我与两个儿子(世基,世颂)也有机会在会展中心展览期间担任义工。(听说该次圣经事工展览,也是中国基督教两会在大陆以外的首次歷史性官方事工活动。)

  我第一次到上海,得到的印象是地方非常落后,百姓衣著朴素,生活也很简朴,浦东区仍未有任何发展。第二次去,上海已经起了很大变化,浦东区已经发展起来,人民的生活也大大改善了,吃的东西也丰富了。 第一次与第二次对上海教会的观感都是「老化」,不单止教牧同工都是一把年纪的长者,大部分的会眾也是长者。但今次,也就是第三次踏足上海,很明显的是看见上海教会年轻化,是次参加交流会的上海教牧同工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同工。 是次上海之旅最使我们感动的是在国际礼拜堂参加礼拜三晚的青年崇拜,看见千多位青年人坐满了礼堂,积极投入唱诗、敬拜及专注听道,我们看见这种景象,都很激动。

  中国地大物博,我们看见上海的教堂(像国际礼拜堂、沐恩堂、圣三一教堂等)每间都非常宏伟,而且都是歷史悠久。当然这方面也有一些歷史因素,百多年前,外国人前来中国,第一站就是上海(因為当时是乘船前来),所以很多差会都是先从上海工作,也建筑了宏伟的教堂,这些教堂现在也成了国家保护文物。

  昔日国内的教会曾经受到很大的逼迫,所有的教堂曾经有一段时间被迫关闭,也有很多教堂被人霸佔,但随著开放政策的落实,很多教堂都归还了教会,得以重建或翻新。看见上海的教会欣欣向荣,有美好的发展,我们看见神的工作真的非常奇妙,就像约珥书二章二十五节指出:「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文化之旅】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