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2495 期(2012 年 6 月 17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小时候我以為歷史就是事实,年齿渐长,开始明白到我们所知的只是部分歷史的片段,即使是部分,还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因為人的私利和政治的偏蔽,有些解释可能荒谬乖戾,令一代甚至几代人受骗,不过,真相不能永远掩盖。

  时间的长河滔滔奔流,人去打捞一番,捞得几许骨骼,随著个人的限制和偏见,又丢掉其中部分,在传递过程中,又失去点点滴滴。百年后、千年后,我们拼凑大概,為它添一点想像与解释以為血肉。如果够胆沾沾自喜,实属可怜。

  研究歷史的人经年梳理各种记录,提出心得和见解。至於许多其他没有史学训练的人,他们用诗歌故事去讲述歷史。以创意赋予血肉,以艺术披上修饰,成為人所喜爱的作品,传诵后世。不同的人,会聆听到隔代的呼声,或远或近,或偏或正。又有甚麼关係呢,反正我们怎样一本正经,也不能传达全部的真相。

  故事这麼重要,但从前年少无知,没有把握机会去聆听和询问,有些很切身的故事,已随可以讲故事的人化為尘土,徒然留下一点遗憾。我很想知道,我儿时所见的许多器具,究竟一一怎样使用。那厨房内的大灶,如何料理一日几顿。樑上的燕子,详细是怎样来去的。像我祖母那麼一位客家妇女,一整天的生活细节又是如何,她们究竟有多劳苦,在田间又如何操作。我也想知道,一眾游手好閒的男人,每天怎样打发他们的时间。我其实最想听最想讲的故事,是那些被压在下层,没有声音的一群,内心有些甚麼细语。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世说新语】

【文化之旅】

【新闻捕手】

【有李可陈】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观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