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游戏

2483 期(2012 年 3 月 25 日) ◎ 蔗渣小民 ◎ 王礽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喜欢说笑话,但很奇怪,我不喜欢玩游戏,甚至近乎厌恶。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就是不喜欢。看到别人玩得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只要你不迫我参与就可以。

  但不喜欢玩游戏,要在教会生存,就有点麻烦,因为教会很喜欢玩破冰游戏,有时候甚至连开会前也要破破冰。我尤其厌恶那种小游戏、大道理,短游戏、长道理的处理,心里总在大喊:「吓?唔好啦!」游戏时游戏,学习时学习,不就很好吗?

  我认识一些跟我一样不喜欢玩游戏的弟兄姊妹,大家谈起来,都不胜其苦,这也成了某些人不返团契的原因之一。不过有一位姊妹很聪明,她的解决方法是:每次都争着带游戏。带游戏,就不用玩游戏,又不会让人觉得她离群,厉不厉害?

  明明想带来欢乐,却变成压力,集体游戏不过芸芸例子之一。教会里有不少「整齐划一」的要求,很多「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的要求,甚至有一种我称之为「古典制约的逻辑」,认为我有行动A,你就应该要有反应B,否则就是不合群、太自我、不属灵,诸如此类。于是不适应者都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悄悄的你走了,迥异于你笑笑的来。

  十个手指有长短,大家怎可能对事物只有一种反应呢?不是说世上没有「应该」的事,只是我感到,许多时当我们用了「应该」这个字眼后,就会误把接着要说的内容,当作不证自明的真理,不加论证,不加解释,甚至不近人情。一个人如果太喜欢讲应该这样、应该那样,那么,他应该就看不见自己的许多不应该。

  要处理差异的问题不难,难就难在改变那种「古典制约的逻辑」,因为当事人已被自己制约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职场攞景】

【蔗渣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