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抗性」孕育出来的团契(太十八15-20)

2454 期(2011 年 9 月 4 日) ◎ 释经讲道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若独立地从耶稣这段话抽出几句来理解时,我们可能完成曲解耶稣的原意。例如,有人以这句话-「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哪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来解释他们不需要上教会聚会,因为他们在餐馆用餐或在卡拉OK唱歌也是教会聚会。又有人以另一句话-「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甚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来鼓励会众参加祈祷会。又纵使参加人数少,但他们的祷告是有影响力的。我们如何正确地理解耶稣这段话?

  这段话的重点应是如何处理有关信徒之间的矛盾,并上主答允在信徒的复和关系中。然而,我们皆知道教会是在耶稣死、复活和升天后才诞生。所以,这段话不可能是来自耶稣的口。那么,马太是否假借圣旨,合理化自己的意思?就此,我们需要有几个考虑。第一,信徒之间的复和是否耶稣的教导?单从山上宝训的教导,我们可以相信复和是耶稣的意思。第二,至于经文提及信徒复和的过程,我认为这是马太或当时其他已存在的做法之描述多于来自耶稣的吩咐,因为这处理手法反映信徒生活已存在一种制度性,但耶稣本身的经验仍是一种个人运动。若传统是组成信仰生活元素之一(即圣经、传统、经验和理性),我们不需要因不是耶稣所吩咐的就否定它的价值,但也应保持批判性。第三,有关祈祷和耶稣同在的承诺又如何?这是马太的一厢情愿还是有其根据?我们不容易得出答案。一方面,这是信徒的经验(使徒行传二42-47)。另一方面,按约翰福音十四至十七章,耶稣的说话确有这含意。

  了解这些背景后,随后的问题是:甚么才算是得罪他人?得罪有客观标准吗?为何我不可以宽恕了事?又为何我对他人对我的得罪仍放在心里?或许,问题的核心不是甚么才算是得罪或我个人的量度大小之别,而是我们的关系已受到破坏,很难再以主内的关系相处。不论这所谓的得罪是真实如此还是因误会而起,我们应拿出勇气向对方表达,而不是掩藏在心里。这段经文却没有要求我们学习宽恕或培养量度,反而它鼓励我们以「对抗性」处理我们的矛盾。如上面所说,这是一个建议,不需要将它对立于宽恕与量度。事实上,宽恕与对抗性并不容易,也没有需要看这个比那个好。就着对抗性,第一,它是要挽回对方,即为对方的好处,而不纯是一种个人情绪的表达。第二,对抗性是要讲理由.即它绝不是向对方报复或施压的手法,要求他屈服。第三,对抗性不是要强化对立,所以,不将小事化大是重要原则。第四,对抗性不一定会带来大团圆结局,反而它可能会制造更大的忿怒与对立。这又何妨呢!因为真理比表面的和谐更重要。

  当明白这段经文所讲的同心合意祷告和聚会是从对抗性而产生出来时,这里所讲的团契就绝不是众多聚会之一,而是由眼泪、宽恕、对抗和认罪所建立的。今日教会的生活不是太温柔(大家相安无事,不要有对抗性),就是不讲理由和不为对方着想的对抗。结果,真理没有被坚持,反而己见强化了;宽恕没有正确地被应用,反粗暴地被滥用了。

  生活世界离不开矛盾与得罪,在宽恕之余,也让我们有勇气和恰当地运用对抗。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有衣有食】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