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错的眼与手

2454 期(2011 年 9 月 4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家孩子做功课,爱坐在计算机前,即使在写字,计算机也是开着的,一面播放音乐,一面在写功课,随时还可以上网查字典,这种方便,实在令人赞叹。

  不过几十年,一个学童的书桌已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以前把书本作业摊开,收音机在家中的另一角落,遇上不认识的字词,还得去把沈甸甸的字典抱过来,让挤拥的书桌更挤拥。如果写错了字,得用硬邦邦的擦胶把错字擦掉,一不小心,纸都破了。那个时候,同学们都练得一身本领,很少写错字,写错了也往往能巧妙地把笔划改过来。所谓工多艺熟,因为我们没有改错水改错带这些东西。我们老师说,他在大学写的毕业论文,得以工笔小楷誊写,不能有错字。万一写错了,要用小刀把有关部分裁下来,再补贴上正确的纸片,那是很精致的裱褙工夫,那才叫字字辛苦呢。

  现在再进步不过,大学生都用电子档案交功课,修改错误不再需用剪刀浆糊改错带,当然,不表示因此没有错字。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年都会有机会阅读一些本地大学的得奖论文,错白字之多,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觉得脸红。虽然这些论文是因其研究题材和内容而获奖,但遍布的错别字,有如精美菜肴上的苍蝇,令人倒胃。改错工具虽多而易用,但看到错误的眼睛却不存在,奈何奈何。

  事实正是如此,计算机上查数据很容易,不过甚么是好材料不易判断;查字典又快又便捷,不过却仍是不会解释。技术与内涵并没有正向关系,要求学问,还是仍然要痛下苦功。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喜乐工程】

【破局锦囊】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有衣有食】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