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

2426 期(2011 年 2 月 20 日) ◎ 童话人间 ◎ 林沙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我们相继梦见爸爸。

  梦中的我好像为躺在床上的他抹身,他忽然张开眼,我惊愕:爸爸你不是已去世了吗?镜头一转,我躺在床上,爸爸拿着两根不知是草还是树叶在我身上扫。梦里的爸爸很沉默,做各样的事,都闭着口的,却很有劲,合乎他生前的形象。

  那是我生日的前一两天,也就是他死忌的数天前。家人问,是不是提醒我们要去扫墓;我也笑说,或许爸爸记起我生日,为我「净身」。在他生前,说起来做起来,就算硬崩崩的,其实里面也包含了疼爱和关心。

  姐姐梦见一家人吃晚饭,爸爸却独个儿坐在一个角落,然后突然伸手过来找吃的,还说,给我一点吃的,我很久没吃了。

  姐姐的梦发生在年初一的前几天,说起来带点惊吓,但好像比较容易对号入座。她问,是不是爸爸也想和我们一起吃团年饭;我也会问,是不是你在团年日子记挂着爸爸。

  像姜文的电影《让子弹飞》,剧情简单,却好像充满隐喻。「就让子弹再飞一会吧!」一句对白展开了魔幻的情节,超越现实─急甚么呀,子弹自然会去到它要去的地方,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如此的从容不迫,随遇而安,人生自会有它应走的路。现实太实在叫人透不过气,梦般的谜样人生却叫人反复思量,回味无穷。

  梦的意象给人无限的联想,借着与梦的对话,人能对内在的潜意识有更多的认识,甚至发现自己平日不会轻易察觉的心思意念,从而对内心世界有更深入的了解。

  妈妈说,我们娘家那只肥龟陪爸爸去了,而且就在爸爸死忌那一天。说来真巧合。肥龟是一只外型很怪异的水龟,廿多年前爸爸买回来时,比我的掌心还要小,后来身躯渐渐长大,背上的龟壳却没有按比例地长大,于是看起来好像贱肉横生,肥肿难分,但其怪相却特别可爱。

  也许一切都是巧合,也许是亲人之间的心灵感应,也许是某种无法解释的生命奥秘;正如电影导演姜文说,就像每个人看同一个月亮都会有不同的领会和感受。无论如何,在爸爸离世一周年的这段日子里,我们一家人都想念着爸爸,如同往年他也和我们一起齐齐整整地度新年一样。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灵修果园】

【云彩见证】

【家庭医生手记】

【语言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