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福音运动的承传与展望

2421 期(2011 年 1 月 16 日) ◎ 教会之声 ◎ 胡志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华人福音运动的承传是多元的,早期来华传教士远渡而来,持守宣教热诚,建立教会。国家经历战乱与政权转换,传教士撤离,难民南下,成就了香港与台湾等地教会的蓬勃发展。

  本港教会随着社会的急速发展,福音事工、办学、社会服务与医疗服务等有积极的参与,神学教育与文字出版事工更有出色的贡献。这一切不是本土而有,乃是外来传教士与内地教会人材涌至,加速了本港教会兴旺的局面。相反,澳门在地理方面有所不及(昔日水路交通不像如今的方便),这正是天时地利,再加上人和,奠下了香港教会独特发展的优势。

  回顾历史,首届洛桑大会于一九七四年七月瑞士洛桑举行,主题为「让全地聆听主声」,会议的结论之一—肯定传福音和社会责任两者是教会的使命。《洛桑信约》在司徒德牧师的执笔下,为福音派在社会参与方面带来神学的突破。对华人教会而言,首届洛桑会议促使与会的七十多位华人教会领袖,催生了首届「华福会」(1976年),并成立了「华福中心」。

  至一九八九年在马尼拉举行的第二届洛桑大会,主题为「宣扬基督,直到主临」;有来自一百七十个国家的三千五百位代表齐聚一堂,可惜在「六四」之后举行,有二百位内地同工未能赴会。本港有四十多位同工出席,可惜大会的《马尼拉宣言》,内容空泛,也缺乏跟进,造成了洛桑运动失掉了可持续的发展。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至二十五日,第三届洛桑大会于南非开普敦举行,有四千二百位参与,华人教会领袖约五十多位出席,主题为「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可惜是内地有二百多位同工未能赴会。

  至今,华人福音运动的发展,已不再是洛桑运动可作主导了,而华福运动在本港同样失掉了早期能够领导与凝聚的鲜明角色。基本而言,本地华人福音运动正陷于各不相让、各自为政的形势,而地方堂会与机构对「整全福音」的理解,则是各取所需。

  面对前景,身为福音信仰的牧者,目睹仍是事工挂帅的市场运作,「节目式」福音事工大量涌现,不断竞逐资源,教牧与信徒疲于奔命应付大小聚会,这正符合福音信仰的准则之一,就是「行动主义」(历史学者伯炳顿的论述)。

  从大趋势来看,欧美教会人士对主流「务实福音派」产生不满,从而引发「新锐福音派」兴起,强调「整全福音」,即教会不能只顾领人归主,忽略了要关爱穷人、倡导公义、指责结构的罪恶 (合理的仇富)、实践大地与财富的管家责任。八十后或九十后对社会的冲击,反映年轻一代更重视公义、文化、自由与空间等;倘若本港教会不调整「福音思维」,我们将面对下一代更多有理想的信徒出走教会。

  惟有我们虚心接受「整全福音」的挑战,承认我们只顾堂会或事工增长,忽略了国度优先于教会;又认知个人服侍的堂会或机构是大公教会之一,当我只顾局部膨胀,可能伤害了整个身体的正常与健康成长。忘掉了成功,也许这才是华人福音运动的盼望 !

  

胡志伟(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商旅大中华】

【如沐春风】

【朝鹰珍藏】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家庭医生手记】

【职场攞景】

【语言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