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

2405 期(2010 年 9 月 26 日) ◎ 问道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教会请了一位嘉宾讲员来主日崇拜讲道,他讲得很好,弟兄姊妹们都很有得着,之后我们建议以后多请这位讲员来,牧师却说他的神学思想有点新派,不完全是福音派,我觉得牧师很小器。究竟我们听道,是否只可以局限于福音派的思想?

  

  以前的教会请传道人,最主要是看他会不会讲道。所以在决定是否聘用之前,通常会邀请他讲一堂道。道讲得好,反映于弟兄姐妹「有所得着」,别的也就不用多问了。至于他的神学思想是否「新派」,堂会没几个读过神学,就是读了也未必分辨得到,因此只要他毕业的神学院够保守,或者钉着「福音派」的标签也就是了。

  今天的神学院人才济济,规模较大的教会亦动辄聘请十几位全职教牧同工,负责以往由平信徒领袖带领的工作,讲道的要求也就放在一个较次要的位置了。事实上,为了弟兄姐妹有更大的「得着」,不少教会亦宁可外请嘉宾讲者,以致年资较浅的同工,一年就只分得一、两次讲道的机会。缺乏实践和锻炼,也就更难期望他们可以老练起来了。

  好了,回到你的问题。首先,作为一间堂会的牧者,确实有责任为教会的讲坛把关。问题只是,你们的牧者所用的理由或分类方式似乎有点含糊和过时。他所说的「新派」,到底是指传统的「自由主义」(liberalism)、「新正统主义」(Neo-Orthodoxy)呢,抑或只是嫌他「不够保守」?而就算是「福音派」,涵括的范围亦相当阔,有时甚至可以用「混杂」来形容。由英国的圣公会到本地任何一间独立的堂会,包括所谓「灵恩派」或「基要派」,都可以叫自己做「福音派」。这样,所谓「不完全是福音派」就更难定义了。

  但所谓「福音派」,其实亦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和具体的神学内容,而不是一些人以为凡是传福音的教会,就可以叫做「福音派」。灵风基金就在六月中举办了一个名为「福音派传统与时代精神」的研讨会,邀请建道神学院的梁家麟院长,以及中国神学研究院的余达心院长分别从近代教会历史和神学意义的角度,去追溯「福音派」的本源和面临的身分危机。

  有关「福音派」的神学和历史渊源,你可以参考斯托德(John Stott)的《认识福音派信仰》(“Evangelical Truth: A Personal Plea for Unity”)。他在书的前言中指出:「在天主派、自由派及福音派这三个基督教思想之间,并非永远相互排斥,而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诚然,我们可以庆幸大多数的基督徒都肯定使徒及尼西亚信经(Nicene Creed),许多更正教徒还持守不少宗教改革所倡导的真理。换言之,不是所有福音派的重要信仰内容只属福音派专利。」这样,问题根本就不在于我们听道是否只能局限于福音派思想,而在于个别教会的领袖利用「福音派」的含糊性,垄断了它的定义权而已。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青葱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