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日

2405 期(2010 年 9 月 26 日) ◎ 教会之声 ◎ 庞建新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设若有教会未定今天为国家主日者,本人深盼他们能认真考虑,设立国家主日之可行性;若已有此安排者,本人亦深愿他们所定的一切,在整个崇拜中,能令信众达至爱世人、爱祖国和爱天国的地步。

  基督教会秉承圣经教导及使徒遗训,于每周之主日(即礼拜日,每周之第一日)纪念主耶稣的复活(启一10;可十六9)。是日,众信徒返教堂崇拜(徒二十7),敬拜事奉、讴歌颂赞、读经祈祷、听受圣道、同领圣餐。如是,千年如一日般,教会未敢停止聚会(来十25)。

  香港教会之历史,多源于欧美,始于十九世纪中叶。雨后春笋,变得宗派林立。随后亦衍生众多独立堂会,分别从各差会出来。可幸在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这个大家庭中,不同派别,仍属一体,主日仍以崇拜上帝为单一对象,和以聆听圣道及施行圣礼为崇拜之两个高峰。并且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各自发挥其优良传统:礼仪教会多依从三代经文而宣讲圣道,崇拜程序亦就教会年历和节期去编排。至于独立堂会,则多自行厘定经文、领受信息去教导,惟鲜有节期之庆祝。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教会开始茁壮成长,并开枝散叶。与此同时,教会亦屡受西方社风吹袭,影响极深。可幸教会能本着在世界而不属世之圣经原则,和主内合一之精神,不但应付自如,更能正面响应各方问题,使牧会方式变得多元化,内外关顾层面亦渐趋丰厚,甚至各堂会在主日崇拜的程序和内容上,亦会因应各方需要而有所改编与度定,如主日学、团契、圣乐、教育、传道、差传、敬老、扶贫、小区等主日。

  奇怪的是,在芸芸众多的特别主日中,鲜有国家主日之安排。究其原因,无非是受到政教分离之旧思维,二元论属灵与属世之分割,以及殖民地无国家观念使然。直至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中国,重投祖国怀抱,加上国势日强,令港人重获国民尊严,又加上教会对旧有政教分离观念,重新有正确认识,一些教会才开始订定每年九月最后主日为国家主日。

  然而教会事务之决定,不应存着人有我有之心态,更不该敷衍了事而执行。堂会牧者在安排国家主日时,应如其他特别主日一样,精心设计,使信众在信仰上有所反思,在生活上得着提醒,令教会牧养瑧至全人,灵俗事情得以兼顾。因此本人有以下之建议:

  礼堂摆设—摆设并不重要,随教会传统而定,另加心思摆设亦无可厚非。

  程序铺排—则不宜学效美国早期一些教会,流于爱国主义,只顾歌功颂德,而忽略崇拜真义。

  圣诗安排—除一般赞美诗外,亦应选些爱国圣诗去配合或响应主题信息。可惜各宗派诗集,鲜有此类诗歌。而国内之《赞美诗新编》,反而删去有关国庆之诗歌。不要忘记旧约圣经亦多有国庆之诗篇和祷文之记载,值得我们三思。

  公祷内涵—则应加重为国家或香港在位者代求之分量。更不要忘记恳求圣灵省察,而明白少关心国情和未尽力爱国,也是应作而未作之罪过。

  奉献方面—因应到时国家或本港之需要而设特别捐献,与人分享好处,以表教会之关爱。(参林前十六1-3)

  信息重点—范围可以很广。故传道者宜等候守望,求父赐下合宜信息。最要紧的是,在宣讲爱国爱港爱教之余,不忘勉励信众,更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天上的永恒国度,而努力见证、传道,与人分享福音的好处,诚心所愿。

  

庞建新(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副主席)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青葱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