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训练之必要

2400 期(2010 年 8 月 22 日) ◎ 青葱校园 ◎ 超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听过其中一次最匪夷所思的释经是这样的。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次小组查经的经文是创世记十八章十六至三十三节,记载了亚伯拉罕为所多玛城向上帝求情的故事。经过一轮「讨论」之后,组长总结道:「其实所多玛城只要有十个义人就可免于难,要是罗得一家四口努力传福音,多带六人信主的话,就救了全城人的性命。所以,我们当竭力传福音,让更多人能得救。」曾有知名的华人圣经学者在公开讲座中以「分享无知」来形容小组查经,这说法虽然「尖刻」了点,却也不无道理。

  这些年来每次带领查经小组组长训练,总得问这个问题:「为甚么要小组查经?单单听道、上主日学、参加神学院的延伸课,甚至阅读有分量的注释书不就够了吗?」总结下来,答案总离不开「查经小组让人能『第一手』明白圣经」之类。是的,听课、阅读都能让我们认识圣经,这些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不过却多是单向和较为「接受式」的,而小组查经则着重在组员互动中一同发现经文的意思,其宝贵之处是让人能主动地由细心观察经文开始,透过讨论一同思考其中的深意,当中与神的道「相遇」的兴奋经历是震撼而深刻的。

  反过来,由此我亦可看到许多查经小组的问题所在。首先,查经小组许多时被「工具化」了;她不过是为组长或团契传达异象或教导的而存在。当然,小组查经绝对可以有清晰的主题或信息,但有时这些所谓「信息」却掳劫了经文的意思,一切的讨论或观察都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是的,有谁会说基督徒不用传福音呢?不过要是大费周章讨论经文,却得出与经文风马牛不相及的结论,那「行个方便」直接作教导提醒岂不是个皆大欢喜的「双赢」?其次,有些组长的确在释经上下了工夫,但在查经的时候只一味铺陈自己的见解(有时甚至是与解释该段经文无关的背景资料),小组查经变成了释经讲道,其中的讨论不过是「热身运动」而已;这样,或许组员的确明白了经文的意思,不过却又失去了小组查经的意义。

  另一方面,有些人又反过来提出疑问(大概是反对以上所讲的情况),小组查经最重要的是组员间的讨论,组长只是一个讨论的发动者,他不是带领者,没有责任帮助组员明白圣经。只是,这背后却假设了组员在解经上均具备一定的「功力」,能于「众说纷纭」的讨论中分辨出哪是合经文的释经。在现实中,这却不常发生。更多时候,组员是毫无头绪的望着圣经,讨论没有方向,更谈不上能综合经文整体的意思;剩下来的只有对经文片段式的印象或「领受」,还有一些有待处理的疑难问号。

  明白经文与互动讨论在小组查经中同样重要,问题是我们如何能二者兼得。这毫无疑问是每个查经小组组长要面对和响应的,也是我们一直以来为大专团契举办训练的原因。

超(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大专部干事)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灵修果园】

【青葱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