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子做教师真好

2381 期(2010 年 4 月 11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老牌名校金文泰中学任教的退休教师郑汉鱼,昨晨被发现在渣甸山寓所床上辞世,警方调查后不排除他因病去世,并无可疑。......郑汉鱼在1957至60年于校内任教物理科,深受学生欢迎,学生对他逝世感惋惜,追思活动需再安排。」

《明报》25.3.2010

  八十六岁的郑姓退休老师在寓所床上辞世,看来是死得自然,没有经过甚么痛苦,也算是一份福气了。

  他是物理科教师,五六十年代已开始执教,据云他喜欢和学生打成一片,由于生性豪爽,说话响亮如洪钟,学生昵称为「郑公」。许多曾经被他教过的学生,现在都已经六十多岁,还记得他教书生动易明,而且为人风趣幽默,上他的课如沐春风。

  真是美好的廿世纪六十年代,电影《岁月神偷》也是这样说:艰苦我奋斗,因乏我多情。能够在那个岁月执教鞭,真是幸福。记得薛尼波特的《桃李满门》吗?它也是那个年代的作品。

  老师备受尊重和信任,学生和家长对他必恭必敬。不用集体备课,更不用将备课内容和教学目标先交科主任以至教务长审核。上课基本上是随心所欲:率性、自由、富个人色彩。没有人规定你上课说些甚么,发问多少个问题,采用甚么教学策略,如何提高学生的学习动机,以及如何评核你的教学是否「达标」......。踏入课室,你就主宰一切,校长信托你,学生信任你。

  你当然可以准时下课,不单止是下课,而且是准时离开学校。学校很少要求教师留下来开会,即使是校董会和校务会议,也是循例的开最多一两个小时。教署当然会定期派视学官看你上课,但他只是安静的坐在课室后面,拿着一块小小的木板,上面有一份文件,他一边听你教书一边在文件上剔两剔,下课后跟你闲聊几句就走了。他和校长一样,对你完全信任。

  有人丑化那个年代的老师,说他们半天上课,半天打麻将去,那是夸张失实。即或有些老师喜欢下班去打牌,也不是甚么罪过,只要他们翌日记得上课,而且教出好学生来。

  周兆祥先生曾说:没有悠闲,就没有好的教育。那是一个教育的美好时代,既有悠闲,更加有信任和尊重。那日子做老师真好。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