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出世?

2336 期(2009 年 5 月 31 日) ◎ 问道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在图书馆翻阅八十年代的《突破杂志》,重读你以前的专栏「人世间」,愈读愈有意思。佛教常说「人间佛教」,又强调「法住于世」;基督教原本也有「道成肉身,住在人间」,但偏偏现时愈来愈抽离。究竟基督教是「入世」抑或「出世」?

  

  你在这里提起我四分一个世纪之前写过的东西,实在有点「造马」之嫌,希望编辑同工多加留意,以免瓜田李下。

  当年加入《突破杂志》工作,主要的原因正是因为它「进入世界」。曾经有朋友无意中在市政局图书馆看见我的书,感到十分意外;但倘若谈论信仰的书都在教会的书架上,只有基督徒看得懂或有兴趣看,那又有甚么意思?近代探讨信仰与人性最深刻的著作,都是在教会之外,譬如杜思托也夫斯基和托尔斯泰。

  这「进入世界」有两重意义:其一是在实质上脱离教会的四幅墙,融入社会;其二是在心态上脱离小圈子的意识形态,与外面的世界接轨。

  我小时候住过徙置区,读教会办的学校、用教会设立的廉价医疗;天主教会免费派面条派奶粉的时候,也有去排过队。那个时候,起码我主观地不觉得他们是以物质作为诱饵,以达到「赢取灵魂」的目的。他们较多是因为看见人饿了就给他们吃、渴了就给他们喝、作客旅就留他们住、赤身露体就给他们穿、病了就看顾他们、在监房就去看他们,并没有以听福音或信耶稣作为施赠的代价。这样的支出预算,恐怕在近年的福音派教会也未必能够通过:我们这样做跟一般社会服务有甚么分别?而倘非跟福音事工有直接明确的关系,又怎么向会友交代?

  至于近年强调的短期宣教、全民布道、草木皆兵,在姿态上不错也是走到街上,可是心态上却是挺封闭的。我们鲜有花时间去明白他们的想法和需要,而只是一股脑儿地将我们认为是对是好的东西「灌输」给他们。他们最好能够接受,并且有所回应,不然的话也只能够“Take it, or leave it”。

  究竟基督教是「入世」抑或「出世」?可以说一方面它既非「入世」亦非「出世」,另一方面却既是「入世」亦是「出世」。「入世」与「出世」并不是描绘信仰最合适的概念工具。用圣经的说法,它是「在世而不属世」:「在世」,是因为它从来不用刻意「进入」,世界本来就是它存在的自然环境;「不属世」,是因为作为生存意义的指涉,它必然不属于这个世界。

  举个简单的例子,音乐表达于每个音节和音符,但将不同的音节和音符拼凑起来,却又不一定就是音乐。或者说文学存在于词汇与句子之间,但任何词汇与句子的组合,却又不等于文学。音乐大于音符的总和,文学高于词句的组合。存在而不从属、「在世而不属世」,大概就是信仰与生活之间的关系。

  想象你向想听音乐的人讲论乐理,向想听故事的人介绍文法体裁。这样,双方的气馁是可以预计和理解的。这恐怕亦是现代基督教的困境。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正好读书天】

【联会新会堂巡礼】

【云彩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