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

2336 期(2009 年 5 月 31 日) ◎ 文林 ◎ 小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不,可能这不算是个秘密,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我有一个别号,就是「植物杀手」。事实上不知怎的,凡经我栽种的植物,就算是生命力最顽强的仙人掌,都可以因我的过分呵护而倒塌下来。半年前我下定决心,锁定某几类易于栽种的植物,好好的研究其特质与喜好,盼望把家中的窗台变得碧绿娇红!

  经过冬去春来,窗台上的红西红柿、长春花、鸡蛋花熬过了多少的漫长寒夜,也熬过了栽花者渐渐冷却的热心??半年后的今天,不经意的往窗台一看,在我疏忽照顾之下她们还是殷殷实实的一片绿。我怀着惭愧的心情卷起衣袖,决心花半天的时间来施肥、修剪,好好的整顿一下。

  当我这个蒙古大夫近距离地细检其健康状况时,才惊觉那「绿的假象」。红西红柿打从半年前来一次大丰收后,就只长绿叶;长春花却刚刚相反,她不顾一切地开花吐艳,光秃秃的枝梗上顶着大大小小的粉红花蕾;而那盆鸡蛋花嘛,枝桠粗壮,翠绿的叶子伴着净白之中带点微黄的花瓣,清雅极了!看来她是生长得最正常吧!只是当我把她连盆的拿起来欣赏时,发现盆底的排水孔里伸出了许多怪异干瘪的根茎来,她表面的风光一直由这些畸形丑陋的根茎默默的支撑着。

  看着窗前的那片绿,我愣怔了。牠们的问题各异,想整顿却不知如何入手才是呢;看着眼前蒙眬的绿,我想起教会、想起亲爱的弟兄姊妹……

  初信时热心事主、奋兴会中激动立志、受浸时见证神恩,只是日子久了,一颗火热的心熬不过平淡的年日,熬不过工作的压力,慢慢就淡出教会,不辞而别。记得早前的浸礼里,听到有人戏谑的说:「今年的浸礼,不知又浸死了多少人呢?」说的和听的彼此对望苦笑。是的,受浸不久就激情不再;是因为教会在后现代的社会文化里,把福音约化为纯感性出发,以感官化的布道会来催泪决志,以致举手的一刻也许都不太清楚「信」为何物?以致信仰的根基不深?或是,有其他的原因吧?红西红柿啊,红西红柿,妳的硕果累累为何只是昙花一现?丰收过后就徒长绿叶。为何又如一场轰烈璀璨的花火汇演,短暂的绚烂之后,夜空归回沈寂无声?

  在某年的一天,过百名教牧云集的教会增长研讨会里,有人举手提问:「请问我可以怎样在短时间内,把美国某超级巨型教会的工作复制呢?」此言一出,即引起群众哗然。纵然大家都知道没有「成功复制」这回事的,但各人压根儿都渴望自己的教会如马鞍峰教会般吧。当谈及「教会增长」时,一般人的目光都是放在数据上,崇拜有多少信徒?每年受浸人数多少?然而在「量」的增长外,更叫人关注的应该是「质」的增长。一所崇拜有几百人的教会,主日学的出席人数只有二十多人,祈祷会的人数就更不要提了,这样的「增长」再多都只是徒然吧。就如任长春花如何的烈烈而发也遮不了其瘦弱光秃的枝梗,倘若我重新施肥翻土,按时浇灌,可会健康地成长过来吗?

  在教会界里,我们都主张宽恕和复和。是的,谁不喜欢和谐?谁会爱冲突呢,尤其华人的群体。只是没有探究和正视问题的所在、没有厘清事实的本相、没有言说真理的勇气,所谈的宽恕都只是让人不分是非、逃避面对的下台阶吧。如果我没有拿起这盆鸡蛋花的勇气,谁也只注目那躲在浅深层迭的绿叶之中的黄花。「唏,丢丑了!理会盆底下的根须干啥?人家看见有花有叶不就行了么?」也许,栽花者要狠下心肠,把狭小的花盆摔碎,再把她栽在大盆之内,那么,根柢才可重新,花儿才可以活得真实。

  剪掉枯茎、翻上新土,如此就度过了大半天。抬眼望去,窗外的落日抹上一片殷红,嗅着窗台前草意浓浓的泥土,我期盼,期盼妳们健康的、认真地活下去。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正好读书天】

【联会新会堂巡礼】

【云彩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