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教育原来如此

2332 期(2009 年 5 月 3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现时的中三学生将于二零一二年应考首届中学文凭考试,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昨出版通识、综合科学、数学(必修部分)、经济等学科的水平参照成绩汇报资料套,当中首次在公开试被列作必修科的通识教育,其考试模式及评卷准则备受学界关注。」

《东方日报》22.4.2009

  扰攘多年的通识科会考评核准则终于出笼,最高级别的准则是「能评估不同观点,并以有力的理据和充分例子重构个人观点及提出建议。」至于仅仅合格的准则,就是「只能粗略地传递简单意念。」

  通识教育搞得沸沸腾腾,既设立六大范畴给学生选取,又削足就履地大事改变了原有的学科结构,取缔或减少了许多传统学科。改革者咬牙切齿的说,传统科目强调背诵死记,不够灵活,无助于帮助学生融汇贯通,故必须让路给通识教育,而他们相信惟有通识教育才可以令学生的头脑灵活起来。

  但矛盾的却是,通识教育仍然要应考,被列为将来中学文凭考试的必修科,而因为要考试,又未能免俗地要设立评核准则。但通识科不像物理地理历史,没有固定的知识范围,它又如何考试呢?搞了差不多五年,终于提出通识科的最高层次是「能评估不同观点,并以有力的理据和充分例子重构个人观点及提出建议。」

  这实际上是一种研习和批判反省的能力。但念所谓传统的学科如历史地理,为甚么又不可以发展出这种能力来?譬如问对王安石变法的看法、对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看法,以至看毕「礼仪师之奏鸣曲」或听毕成龙论自由,其实都可以叫学生「评估不同观点,重构个人观点及提出建议。」

  再深入一点去问,即使是评估不同观点,事实上也是无止境无边际的。就以看毕「礼仪师之奏鸣曲」,你可以论东西文化看生死,也可以从大提琴讲到二胡和笛子,也可以谈到个人理想与婚姻的冲突。通识之奥妙在于「通」,但「通」到哪里呢?就没有必然性,只要「说得通」就可以了。

  但评核的时候,评核者有否这种开放的胸怀和欣赏的眼光呢?就是问题的核心了。如果评核者眼光浅窄,或者原本在台底就有一份模拟答案评核者非参考不可,那么真正的通识能力是不可能考核出来的。

  搞了几年通识教育的筹备,还是回到起点,倒不如改革传统学科的教法,还来得实际。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一个字一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