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也谈正音〉一文

2303 期(2008 年 10 月 12 日) ◎ 教会语文漫谈 ◎ 姚志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本专栏自今年三月初见报后,转眼已有七个月。感谢神赐我力量,不知不觉已写了三十篇。最近得到一些读者对本专栏的响应:一位传道人对我说,她常看这专栏并接受其中的新观点;一位身居海外的朋友,把本专栏的文字剪存下来;李德伦先生则撰写〈也谈正音〉一文,刊于九月二十一日的《基督教周报》。他们的响应,给我莫大的鼓励。毕竟,关注教会语文问题的大有人在。

  在此向李先生致谢,〈也谈正音〉一文给我启发,让我醒悟到自己一直没有按「智慧」的正音读作「智位」,却读作「智畏」。然而,文中有两点须响应。

  其一,李先生说:「语言是大众的,从来不是以一、二位『权威人士』的标准为依归」,言外之意,他似乎指我过分依从「粤音权威何文汇博士」的见解。我须澄清,在〈一些字音的商榷〉一文中,我的确引述何博士对「综」字读音的见解,但我并没有百分百依从他坚持把「综」字读作「众」;经查考多本词典后,我倾向依从「综」字的正音读作「众」,却接纳它的俗音「宗」(按:这里的「俗音」,意指通俗的读音,不依从学术上的正音)。我始终认为,语文权威人士的见解值得参考;李先生岂不也引述香港理工大学张群显博士的见解作论据吗?

  其二,〈也谈正音〉一文末段谈论「时间」、「复活」、「智慧」等词的正音与俗音后,有这样的结语:「这些完全毋须商榷,各行其是不就更好吗?」我恐怕有些读者断章取义,以「各行其是」作为处理字音的原则,后果堪虞!让我用一则见闻跟大家谈谈。有个具博士学位的教会执事,在一个公开聚会中报告:「我哋教会喺中秋节翌日举办旅行,欢迎大家参加」,他把「翌日」的「翌」读作「立」。我猜李先生不会同意这个读法吧,「翌」字明明该读作「亦」,怎可以容许各人按照自己认为对的去读?有别于俗音,这是错音的问题。

  简言之,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最好依从正音;在不妨碍彼此沟通的情况下,可接纳俗音;至于错音,必须纠正。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

【书中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