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与代号

2298 期(2008 年 9 月 7 日) ◎ 与大师对话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个概念永远无法足以表达它所指涉的经验。概念指向经验,但它却不是那经验。这就正如一些禅师所说:『那指向月亮的手指』─ 它并不是月亮。一个人可能以a的概念或x的代号去指涉他的经验;一群人可能用a的概念或x的代号去表示他们分享的共同经验。这样,就算概念跟经验之间没有差距,那个概念或者代号,都只不过是经验的一个大概的表达。这必须是如此,因为没有一个人的经验会跟另外一个人完全相同;它们之间只能够有足够的近似,去容许它们使用同一个代号或概念。〈事实上,甚至是同一个人的经验,在不同的境况中也决不会完全一样,因为没有人在他生命的两个不同时刻是完全一样的。〉概念与代号的强处,乃在于它们容许人去沟通他们的经验;它们最大的弱点,却在于它们容易落入错置的用途。

  「还有另一个因素导致两者的疏离与『意识形态化』。追求系统化与完整性似乎是人的思想的内在倾向。〈这倾向的其中一个根源大概在于人对确定性的追寻 ─ 这追寻在人类存在的不稳定本质下显得可以理解。〉当我们对真实有一点零碎的认识,我们都想让它们完整起来,成为一套可以理解的系统。然而由于人本质上的限制,我们就只能够有『片段的』知识,而不可能是完整的知识。这样,我们就倾向去制造一些附加的散件,外加于那些零碎的片段之上,使它们成为一个整体、一个系统。由于对确定性的强烈愿望,我们对于『片段』与『附件』质量上的差别,往往缺乏警觉性。

  「…

  「在宗教概念的历史中,我们看见同样的过程发生。…这些不同概念的本质,乃建基于各自的文化与社会阶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基础,以及由之而产生的思想模式。但那x,那目标,很快就被转换成为一个绝对;一个体系环绕着它而建立;空白的地方被种种编造的假设所填满,直到这远象的共同之处差不多被每个系统所产生的被编造的『附件』所淹没。」

Erich Fromm, “You Shall Be As Gods”, pp.19~20

      

 

  每一个行业或圈子,无论是军队、警察、计算机、运动、医学、哲学或者装修(三行),多少都有一些属于它们的术语,是叫不属于这个行业或圈子的人摸不着头脑的。而正如前面所言,一切的术语及其背后所代表的概念,其实都是一种代号,代表着一个行业或圈子共同拥有的经验或者共识。

  事实上术语也不仅仅是一种代号。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你听见一个人或一群人使用着一种你所明白的术语,相信也会立时感到有点亲切。打趣地说,你称呼一个人为「兄弟」或「弟兄」,其间就有相当微妙而决定性的分别。

  而教会作为一个拥有独特历史文化的群体,自然亦有她独有的术语。这除了一般属于「自己人」的自家话之外,还有每个星期在讲坛上听到有关信仰的教导,和不断重复的概念和名词。

  这些概念和名词听得多了,自然也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充分掌握。因此,关于「上帝的国度」,关于「圣灵的充满」、关于「委身」与「摆上」,我们都有一套既定的理解。有人称这种理解为「深印神学」(embedded theology),即是在我们能够深思熟虑、慎思明辨之前,就已经透过不断的重复,「深印」在我们的心底。日后的「进深」,很多时就只不过是依循着既有的基础加以巩固,而鲜有对既定的成见进行反省。

  只是这种先入为主的理解,并不保证它们的正确性。先不说我们最初是被邀请参加路德会、改革宗、五旬节会抑或基督徒聚会所,就是同一个宗派,不同的性格倾向、社会阶层、教育背景、经验阅历,已经可以对同一篇讲章有截然不同的理解。至于我们当时背负着甚么重担、面对着甚么问题,或刚经历过甚么考验,亦往往令我们对同一个信息有不同的体会。

  明白到「一个概念永远无法足以表达它所指涉的经验」,而「这些不同概念的本质,乃建基于各自的文化与社会阶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基础,以及由之而产生的思想模式」,我们就会尝试去分辨甚么是信仰的「要件」,甚么只是编造出来以填补空白的「附件」,不致被间或混淆的信息所迷惑。

  不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就会以为那指向月亮的手指就是月亮本身,困惑于手指的粗幼长短而忘却它们所指向的月亮;又或者由于厌弃指头的粗糙狭隘而错失欣赏月亮的清辉。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一个字一颗心】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