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抑或上帝?

2294 期(2008 年 8 月 10 日) ◎ 与大师对话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帝在世界中运作并不像那些有限和相对的事物,而是像有限中的无限、相对中的绝对。

  「●上帝在世界上并不是作为不动的动者(unmoved mover)从上面或从外面运作,而是从里面作为动能,引导及成全世界演进的过程,使之成为可能,作为当中最真实的实体。祂并不是在世界的进程之上运作,而是在世界的进程之中:在人类及事物之内、之间,并与之同行。祂本身就是世界进程的源头、中心和目标。

  「●上帝不仅在世界进程中一些特殊,特别是重要的时刻或漏洞中运作,而是作为创造和完成的原初支撑,并因而作为内蕴于世界、超越于世界的世界管治者 ─ 遍在(omnipresent)和全能(omnipotent) ─ 完全尊重自然的规律,因祂本身就是其源头。祂就是怀抱一切并掌管一切的意义本身,世界进程的基底,而祂当然只能在信心中被接受。

  「世界抑或上帝 ─ 这并不是一个选择:根本就不存在没有上帝的世界(无神论)或没有世界的上帝(泛神论)。有的是上帝与世界、上帝与人,却不是作为两个并行而互相排斥的有限因果关系,此损彼益。倘若上帝确实是世界和人那无限的原初基底、原初支撑和原初意义,很明显人的成就并无损于上帝,相反地是令彼此更为完满。而纵然上帝根据圣经必须被理解为绝对的自由,人的自由并不对他构成威胁;因为上帝本身授权和发放那自由,使之成为可能。而正由于人是相对的自由,他并不受到上帝的自由所挤压;因为人完全及整体地藉赖上帝的自由而生活。故此,这个情况跟两个互相对抗、此消彼长的有限局面是完全相反的。对上帝愈是公道,对人来说也就同样地愈是公道;对人愈是公道,对上帝来说也就同样地愈是公道。」

— Hans Kung, “Does God Exist?”, p.649          

 

    一九八七年三月,在佐敦道佑宁堂举办了一个公开讲座,讲者正是当年以敢言见称、甚至曾经被罗马教廷停止教职的龚汉斯。坦白说,当日讨论的题目我已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在会后我捧着那本厚八百多页的硬皮《上帝存在吗?》给他签名。他那眉目分明、额纹深刻,像是从麻石刻凿出来的轮廓带着宽厚的微笑,打开印有书目扉页,在书目旁边用英文写了个「是!」字,再加上他的签名和日期。作为一个读者,我满足了。

  当基督教仍然倾向将反对者的观点简化到一个扭曲的地步,然后再加以鞭挞和驳斥,龚汉斯却以认真和严谨的态度,去告诉读者那些反对者确实说了些甚么,以及真正的问题出在甚么地方。读者未必需要照单全收龚氏的观点,却可以感受到那是一场公平而文明的讨论。鞭挞「稻草人」固然可以带来一时之快,终究却只是自欺欺人。

  话说回头,在这里,我们再次记起基督徒往往被要求在世界与上帝之间作出选择。更具体地说,是被要求为着上帝的缘故而放弃世界,纵然有时我们亦矛盾地被提醒,这个我们必须放下的世界,同时也是「天父的世界」。

  当然,圣经曾多方告诫信徒「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但这「世界」明显是象征地指向「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这个道德意义的「世界」,却往往被过分延伸,以致信徒逐渐将上帝跟祂所创造的世界放在两个水火不容的对立面上,将上帝在世间的作为囿限于「从上面」或是「从外面」的介入。

  而当人将上帝与世界、上帝与人视为「两个并行而互相排斥的有限因果关系」时,冲突便由此产生。因为一切有限和相对的事物,都难免非此即彼、顾此失彼。于是,原本对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朋友合情合理的爱,便跟对上帝的爱产生冲突、争取效忠,甚至争风呷醋了。这是一切宗教「排他性」的根源所在。

  因此耶稣呼吁人「爱我胜过…」,意思正是要提醒人,上帝「并不像那些有限和相对的事物,而是像有限中的无限、相对中的绝对。」而「倘若上帝确实是世界和人那无限的原初基底、原初支撑和原初意义,很明显人的成就并无损于上帝,相反地是令彼此更为完满。」将上帝与世间事物同陈并列,就像亚伦为以色列人铸造金牛犊,在不当地具体化的过程中,将那永恒无限的上帝变为偶像:「看,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的上帝!」

  「世界抑或上帝 ─ 这并不是一个选择」。但龚汉斯并没有像「进程神学」将上帝隐没在进程之中,而只是重申,上帝是那位既超越又内蕴,「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的绝对者!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教会触觉】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