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读书

2294 期(2008 年 8 月 10 日) ◎ 人间如话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说起啃书,少年时以阅读速度傲视友侪。上次说到一个下午读完厚逾一吋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是典型的速读经验。那时流行读大部头名著,友侪间比赛阅读以「吋」计算─不是书的尺寸大小,是厚度。

  速读的好处是读得快,所以会读得多,缺点却是读得粗疏。像上述书本读是读过了,但只是生吞活剥,内容细节一点不留痕迹,如此读书便是过眼烟云。

  不过,那时才不管这许多,总之有书就读,快快读完再读另一本,十足陶渊明笔下的五柳先生─好读书却不求甚解,如此「水过鸭背」,最多只记得故事情节内容大要,至于写作技巧、篇章分析就不甚了了。

  少年时偏爱读翻译小说,而且非名著不读,由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神秘岛开始、狄更斯的孤星泪、雷马克的西线无战事、哈代的苔丝姑娘、还有梁实秋译的莎士比亚剧集,就是那样一本一本啃下来。真是啃的,翻译小说其实并不好读,即使译者如何生花妙笔,读来总是隔了一层,如果能够读原文,相信得益会大得多。

  身为图书馆老师,肩负推广阅读的责任,我却常暗自庆幸以前并不流行甚么阅读计划,学校也从不要求学生做甚么阅读报告,否则,我大概不会成为「书痴」。

  所以,我常警惕自己,一定要把阅读计划设计得浅易有趣,以免变成扼杀孩子阅读兴趣的帮凶。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教会触觉】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