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父亲—也是沉重,但却喜悦

2286 期(2008 年 6 月 15 日) ◎ 窝贴家庭 ◎ 黄克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天父给我很多孩子

  我和太太都很喜欢小孩子,但又怕小孩子。我们怕照顾孩子的责任太沉重,虽然我们身体健康,但选择不生养自己的儿女,这是一个回避。没想到天父在我踏上中老年的时候给我新的召命;在宣教之外叫我照顾孤儿和绝症垂死的孤儿,于是在过程中我有了很多孩子。

  自从成立了「开心树社会服务」,在柬埔寨和中国从事孤儿和艾滋病孤儿工作,(有感染艾滋病的,亦有不少是遗孤),五年下来,要养育支持的孩子人数接近五百人,很多孤儿看见我都叫我爸爸,为我带来既沉重却喜悦的感觉。前两年,当我知道我的艾滋病孤儿一个一个死亡,内心疼痛,也更明白我们成立艾滋病孤儿善终院彩虹桥之初所聘请一位医生辞职的原因。有一天,一个孩子抱着他的腿向他叫爸爸,他很开心,但在一个星期后他辞职了,他多谢我们的聘请,因为他受不了眼见他的「儿女」一个一个死去。零五年七月,一个艾滋病孤女在病房扭着要我抱她,我抱起来跟她玩耍,她开心地指着窗口呱呱说话,同来探访的教牧也在一起,大家很是高兴,没想到她突然眼睛反白,吐了一口气后突然死去,我马上把她放下来,工作人员尝试救她,但她已被天父接去。这个怀中亲身的经历更坚定了我的召命和意志,我会与这些孩子一同走下去;是为了主,也是为了他们。

  我的孩子开始长大承继了

  伯尼(Phally)是一个普通孤儿,在开心树支持的一个孤儿院长大成人,他看我如父亲,我鼓励他要有信心,为天父作工。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传道人,并且成为我另一个宣教机构「生命树宣教网络」在柬埔寨的工场主管,我们在两年内建立了13间教会。他今年六月结婚了,他要我的同意,我不敢当,自然是马上同意,其实我这个未来新抱也是我们支持念大学医科的孤儿。我很开心他们结婚,心很甜。唉!不过,这么多孩子,一个一个结婚,我总得给一点钱,我怎么负担得了!(一笑)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

【放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