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四川—梦可能的梦

2286 期(2008 年 6 月 15 日) ◎ 文林 ◎ 徐济时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说词不单接上奥运精神,也须接上希腊创意。

  中国人强于守护传统,却弱于开创未来;我们用「天人和谐」传统思想在四川地震中自抚哀伤(失去孩子的父母说「天灾不可违」正显示「节哀顺变」命运观),却在救伤扶危中流失时间。大量解放军、无数义工队虽然与时间竞赛抢救生命,但只靠一双手。工具缺乏、科技滞后,在救命时刻也是致命伤。西方人素来善于创制科学工具解决生活问题,他们用「克服自然」创新思维在解决问题(problem solving)上快人一步;西方人自小被鼓励做梦,他们不会像我们甘向现实认命、贬斥人「做梦」。

  或许,这一场「大灾难」震醒中国人「不要做梦」的梦,学晓另类做梦。赈灾扶危疗伤是长期工作,万亿捐款必须化为「解决问题」才有效用。现实问题,至今仍是与时间竞赛般急迫,像堰塞湖排洪、瘟疫预防、学童上学、帐幕容身、伤病治疗,每样仍要赶做,更要做得有创意,才能对应现实。

  当外国救援物资源源运到灾区,我们不单惊见德日等先进国的科技器物「好使好用」,连革命老伴俄罗斯的流动设备也「不老土」,他们的出品比我们「世界工厂」的产品,提升档次,提高人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醒我们要追求创意的软实力,比诸追赶硬实力更重要。

  兹举一例作隅,兼盼抛砖引玉。灾后快一个月,「重中之重」从伦理学的角度看仍是救命——治好伤病提升存活质素。然而,灾区百倍大于香港,且遍布于山间,很多伤病者都难以翻山涉水到灾区外治疗覆诊,但灾区塌崩的医院重建需时,只靠流动医疗队在现场应付,治疗效能大打折扣,此乃生命攸关,必须正视。

  山区村落小镇难以搭建流动医院(这方面资源有限,县城优先),从创意入手,快速简便方法就是陆运或空运小型的流动诊所和流动居所,让医护队员有良好安全的工作与休息环境,直接间接使病者也受惠。流动诊所如救伤车之类作改装也可行,但流动居所在中港两地奇缺,台湾则逐渐流行,而欧美更盛行多年(稍为富裕的都喜购买一辆渡假用)。这类居所分为被拖型号(housekeeping trailer, 长20-30呎,睡四至八人)和驾驶型号(motorhome, camper van,简称RV,美加的长20-40呎,欧洲的可小如货van,睡二至六人),这两类「车屋」皆有厨厕冲凉冷暖气设备,名副其实的标准住屋,美加市区甚至有trailer village「车屋村」供市民长住,普遍非常。

  有心人,只须付上十万港元就可在欧美市场购得一轻良好的二手「车屋」,供四川山区医护队起居作息(对外籍医护更感亲切受重视),甚至充作流动诊所流动手术室也可行。只需付上几百万,就可在几十个受灾点设立优质迷你医院提供长短期服务,不畏风雨不惧寒暑兼可流动,医者病者均得益,绝对物有所值。

  只因为,创世过程已满创意,扶危救伤亦需具创见——梦可能的梦。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

【放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