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断,或不判断

2283 期(2008 年 5 月 25 日) ◎ 与大师对话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严格来说,不作判断根本是不可能的。正如生活就不可能不呼吸,同样,生活亦不可能不判断。『我思,故我在。』然而,『我思』的意思必然亦是『我判断』。我刚刚向我太太读过前面的几页。她评论说:『对我来说,判断这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我们怎么可能去除所有判断的精神?我确实曾经尝试,最后却始终徒劳无功。』当然,那是无法解决的!我本身亦不比任何人更成功去除它。刚不久之前,当你留意到我处处对判断精神的严苛批评,无疑确实会这样想:我在判断那些判断人的人。就在我对判断精神提出抗辩的那一刻,我本身正完全浸淫于其中,因为我正在对一个情况作出抗辩。故此,我们看见那些为了和平主义而大发热心的和平主义者,对那些在他们眼中干犯和平的人充满挑衅和敌意;或那些倡论容忍的使徒们,他们的热诚令他们难以容忍那些不赞同他们论调的人。

  「是我好辩的态度挑起了我的朋友们的反击。是的,他们是对的,我确实是过分地普遍化了;我并没有承认一个严厉但充满心思和善意的判断的真正价值。......要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意识到一切事物的所有角度,那么写作就变成不可能!但只要我再次拿起我的笔,就不难重拾我那好战的魄力,叫我清楚看见被人的判断窒息所造成的打击,对人性和人们造成政治和社会的不幸。

  「......生活就是选择,而选择就意味着面对犯错的危险,并接纳犯错所带来罪疚的可能。惧怕承担责任,就是惧怕任何因着投入而最终带来的罪疚。因此,由于希望逃避那从判断而来的破坏性后果,一个人至终却选取了那更大和更肯定的破坏─就是逃避与怯懦。」

  

─ Paul Tournier, “Guilt and Grace”, pp.106~107

    

 

     「不要论断,免得你们被论断。」当然,这里的中文翻译,将原本相当中性的「判断」加上了一点负面的意思,让人联想到说三道四、背后说人等教人讨厌的行为,以致我们轻易认同「论断」的坏处。但这样的翻译,却同时引导人从一个较狭窄的角度去理解,以致不为意「判断」本身的严重性。

  这里提到的「判断」,确实没有说长道短的意思。但作出判断,就意味着有所偏袒:「要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意识到一切事物的所有角度,那么写作就变成不可能!」想象我们看透一切事物背后的故事、假设我们明白每个错误背后的苦衷,那我们还有甚么可说的呢?但当我们一旦选定立场、作出判断,我们的视野就立时清晰起来,态度亦随之而变得明确,彷佛如上帝般能够分辨善恶!

  我们熟悉的约翰福音第八章的故事,正好说明了判断的含意。要注意那些控诉者的判断,并不是基于社会文化或道德主义的偏见,而是立足于上帝的启示:「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换句话说:上帝已经清楚启示,你又认为如何?这样的问题,还可以怎么回答?你有比上帝更高明的意见吗?面对这样的挑战,耶稣亦只得在地上画字,以赚取一点思索的空间。

  杜尼耶认为,这个妇人象征了世上所有被鄙视、在判断的重压下被轧碎的人,不单是基于一千零一个模棱两可的理由或难以理解的偏见,也是透过最公平的判决,基于最健康的道德原则和最公正的律法典章。那个女人确实是被当场捉个正着,证据确凿、百辞莫辩、无地自容。她象征了所有在心理上、社会上以及灵性上低下的人;而她的控诉者,则象征着整个判断、非难、轻蔑的人性。

  但耶稣基督的临在,却奇妙地带来了角色的转换:祂并没有否定指控者的判断,却去除了那被罪疚压得透不过气的女人的罪疚,并挑起了那些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的人的罪疚。

  这样说当然是有点过分简化。在实际上,我们所有人,并不是轮流地,而是同时地是被指控者和指控者、犯罪者和被罪者。有心理分析学者指出,我们是指控者,因为我们被指控;而我们被指控,因为我们是指控者。这样,单单提供恩典并不是完备的福音。恩典是为了那颤栗于本身罪污的女人;但她的指控者,却是必须透过重新发现自身的罪恶,方能寻得恩典。

  生活无法脱离判断,正如生活就不可能不呼吸;那是属于真理的范畴。因此如果没有恩典,生命将变得难以承担。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青葱校园】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

【放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