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偶感

2222 期(2007 年 3 月 25 日) ◎ 时事透析 ◎ 区伯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因着近代福音来华二百周年的日子,这一两年来多了往澳门去;每次都是带队考察明末至清朝的教会史迹。为了搜集资料,于是连带对澳门过去的认识、以至对现况的感受也多了。香港正在特首改选的闹哄中,澳门社会的前景却放在发展赌业的治理策略豪赌上。两个一水之隔的特区,社会生态竟是截然不同。

  澳门在一般区域经济政治讨论活动中,似乎从来没有位置。我们常听「双城记」的论述,通常是指香港与新加坡两处前英国殖民地的竞争;却很少会将港澳两个前西欧殖民地相提并论。我们常听「中港台」的对比和配合,这里涉及的「两岸三地」也没有算上澳门。澳门,向来没人当它是一回事。

  香港回归十年了,仍在闹哄哄的为政经位置寻找自我肯定之路。转看澳门,有人说它早在回归之前四十年,已经找到自己的定位。一九六六年「一二、三事件」,澳督签署文件承认错误,是国内「文革」的澳门版。在这之后,中方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而葡人的治权开始江河日下。再加上过去二十年来国内新移民的总数,已经多达澳门全人口的一半。澳门的自我定位,早已成定局。

  香港,挟着举足轻重的财经实力,结连千丝万缕的国际关系,拥有广博见识的人才信息;在回归前后二十年来,一直在摸索自我政经位置的路上兜来兜去。「一国两制」虽云「伟大发明」,其实就是一项自我矛盾的折衷方案;磨合难容也是预期的、理所必然的过程。这其中,不单有一方重视「一国」、一方重视「两制」的紧张张力;我看根本双方连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也近乎「各自表述」地差异。

  澳门在实质回归之前早已精神回归。以它的弱小社会实力,也只能如此;不如专注于最能实时赚钱的赌业发展好了。澳门旧城区获联合国组织确认为「世界文化遗产」,不单有调节社会偏锋发展的作用;更一下子使它在「自大的」香港面前吐气扬眉。香港社会生态根砥深厚,仍有可以拼搏的「本钱」;争取早日「直选」,不外是为政经位置寻找自我肯定之路。这段摸索定位的日子,还得延续一段年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专题】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情理互动】

【情牵姊妹心】

【神学探索】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