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心灵

2222 期(2007 年 3 月 25 日) ◎ 情理互动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我心灵,有一希望,就是返到造物主身旁......」 《齐唱新歌》

  当孟贤兄说可能有些信徒「将自己堂会的主任牧师变成了偶像,渐渐地『牧师说』比较『神说』更加权威」时,我心里的感觉却是:「这样的时代大概已经成为过去」。

  事实上具有宋尚节、倪柝声、葛培理甚至滕近辉、唐崇荣那样影响力的传道者近年已经甚少看见;而对一般平信徒来说,有时确实不易分辨「牧师说」跟「神说」的具体差异。毕竟牧师一个最重要的责任不就是讲解上帝的说话吗?有多少传道人有使徒保罗的胆色,直认「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怜悯?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林前七25)

  这是一个属灵权威不再的时代。纵然在学术水平方面,我们的神学教育在过去数十年经历不少的改革和改善,可是在主日崇拜听道的时候,还得在极大的忍耐中度过。这是比较难以理解的现象。或许其中一个原因是讲者在念神学时候,他们还是有着各样远象与困扰、憧憬挣扎的性情中人。但在进入「工场」之后,却往往在无形中被要求扮演一个「分发答案」的角色,为着各样自己经历过或未经历过、认识或不认识的问题找个「合乎真理的答案」。他们被逼收起那真实的自我,以符合传统对传道者角色的期望;到最后,由于那些答案并不是发自真实的关怀,因此它们尽管在教义理论上无可厚非,可亦触动不到听者心灵的真实需要,这实在是个值得深思的现象。

  事实上空洞浮夸的敬拜牧养往往令我们宁取「稳稳阵阵」的文士和教法师,也不愿贸然要个激动心灵的讲道者。除此以外,比较起已往,就算讲台的情况没有太大的分别,台下的情况可却改变了不少。最明显的是讲者的学历,随着社会的进步,信徒学历普遍的提高,坐在下面听道的已不再是一群无条件照单全收的小羊。

  在北美及欧洲的一些华人教会,有研究院以上学历的会众更彼彼皆是。「知识叫人自高自大」可能是一个问题;但学术的训练确实叫人对问题有更精确的分析、对自己真正的需要有更大自觉,因此对讲道的内容自然就有更高的期望。而相对于受众要求的提高,负责传递信息的自然有更大的压力去预备一份迎合各方期望的讲章。这就使上面提到的「硬件要求」占上更大的比重,而心灵上的空间相对上就更易受到忽略了。

  矛盾的是讲者愈是遘得理论性和学术性,听者就愈容易被引导从一个分析、批判的角度去聆听和回应。相反地,有时为了避免跟「学者信徒」在某些议题上硬碰,传道人又不自觉地回避对问题作认真和清晰的思考,甚至选择完全从一个非理性的角度去处理一个最普通的问题。

  我当然并非对理论或学术有甚么意见,只是正如田立克所言,信仰实在是灵魂的一种状态,而非头脑的一种概念。其实会众真正需要和期望的,大概并不是一篇合乎学术要求的讲章,而是一点基于圣经、发自心灵并合乎常理的信仰宣告,使信徒在灵性上得到造就。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专题】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情理互动】

【情牵姊妹心】

【神学探索】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