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习难返

2200 期(2006 年 10 月 22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得饮!」「吃喜酒!」

  这简单的两句话,可算是南腔北调,说这话的人,大都是乐孜孜的,准备去赴筵席,参与婚宴、寿筵、姜酌。先获折柬相邀,就得薄具贺仪,待等佳期,盛装与会,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从前大排筵席燕请,真是兹事体大,除非是交游广,一年难得一、两次。现在可普遍得很,且看一家酒楼,每层分段摆段,更有同姓却同在同楼「X府宴客」摸错了门,照样吃喝,席终人散时才发觉,这不是笑话。

  宴会中最招人诟病的,就是「五时恭候、八时入席」这个宣告,从没有准时的。香港人生活紧张,节奏急快,举世知名,可是筵席迟开,(身冘)延起码一、两小时,惯说是「五时恭候、八时入席、九时、十时才有得食」。但这也是承先启后,自古已然,于今尤烈,赴宴前要不先来打个底(吃个半饱),准得枵腹到中宵。

  以前参加宴会也是例迟,大家都有共识,那时香港是准燃鞭炮,摆设盛筵先在酒楼门外高悬一串起码丈多长的炮竹,到所有宾客就座,一切要说、要讲、要训的程序完毕。端菜上桌前燃点爆竹,轰轰隆隆大鸣大放,地上留下一个满堂红,你若看到这样光景,就知趣悄然回头,不要贸然登楼,因为「闯席」是犯忌讳的,那有现今迟到还施施然入席,这也见怪不怪了。

  难得最近赴深圳参加一次婚宴,喜柬上印七时入席,准时司仪一声欢迎敬请嘉宾就座,随着几位长者发言善颂善祷几句外,菜就上席,刚到九时便主人家送客,十时甫过,回到香港舍下,不亦快哉!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天国透视镜】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