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归来

2200 期(2006 年 10 月 22 日) ◎ 人间如话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不认识程翔,却认识他的哥哥多年。在报章上读到哥哥写弟弟,真是感慨万千。文如其人的温柔敦厚、情理兼备,澄清了许多疑点,而爱弟之情淡淡道来,令人潸然欲涕。

  程翔的际遇,叫我再一次想起白桦的名作《苦恋》。是的,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傻,苦苦地爱恋着自己的国家,处处为国家好而努力奋斗。可惜,国家却一点也不稀罕。

  每次权力斗争,政客们都以这些手无寸铁、无财无势的读书人为镖靶,害得多少风骨铮铮的好汉家破人亡,不得善终,像老舍、傅雷、吴......一大串令人不忍卒读的名字。相反,那些一直只知赚钱不知国家的财阀,却挟其资财成了爱国商人,得到呼风唤雨的权力,再由权力攫取更多利益,然后就在那儿指点江山,理直气壮地批评知识分子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总之比不上他们爱国。

  国家是要爱的,国与家血脉相连,叫人如何不爱她?不过,值得爱的只是那片哺育人民的山河大地,和土地上勤劳拙朴的老百姓,还有历五千年不衰的华夏文明,而不是地上短暂掌权的政党和政客,否则,便是错爱。

  听说程翔最近认真地读起圣经来,这倒是堪以告慰的,盼望经此一役,程翔能够寻找到真正值得爱的对象。我深信,在他人生这段艰难时刻,掌管万有的造物者正张开双臂等着这位游子归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天国透视镜】

【大雀鸟小雀鸟】